军婚小说网 > 偷命 > 5.饕餮酒盏(四)

5.饕餮酒盏(四)

作者:一枚铜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章  饕餮酒盏(四)

    老贺原本对这漂亮的小姑娘没有多大的期盼,但她一点都不惊慌,从昨晚到现在无论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是一个表情,像是听见的都是寻常事。

    老贺觉得自己像个菜市场大妈,说着什么烂大街的新闻,才让她毫无波动。

    不过至少让他安心了些,又有了期盼。

    南星问道:“宝珠山还有多少人?昨晚半山腰有火光的地方,有人住吗?”

    老贺又抽起烟来,说:“大伙为了方便和安全,一般都不住山上。人不多,只剩十几个了,不过这儿就住了我们几个,宝珠山很大,其他离得远的偶尔有碰面,但基本没什么交集。”

    南星看看后头那几间还没开门的屋子,问:“这儿住了谁?”

    “我,孙家兄妹和蒋正,还有刚才你瞧见的阿蛋,还有一个姓钱的,我们都叫他钱老板,但他不是淘金客。”

    “不是淘金客?”来这里不当淘金客,难道要当陶渊明。

    老贺笑说:“钱老板年纪不大,才三十出头,他比我还早来这,但不是冲着金子来,是冲着淘金的人来。他去外头倒腾些米粮啊,面粉啊,还有被子杯子,蚊香洗发水什么的,高价卖给我们。那时候大家有钱,与其花时间去镇上买东西,还不如拿那个时间来淘金,两头欢喜。他精明得很,虽然也苦,但赚得不比我们赚得少。”

    南星往他指的那间屋子看,跟别的屋子没什么不同:“那现在没什么人了,他为什么不走?”

    “谁知道呢。”老贺又说,“以前他比鸟儿起得还早,最近可能也是被阿媛的事吓着了,不到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绝不出门,天一黑就把门关了,说是怕撞见阿媛。”

    “钱老板胆子很小?”

    “敢一个人走夜路的,胆子能小到哪。”老贺回头瞧瞧,小声说,“钱老板跟孙方有过节。”

    “什么过节?”

    “打过一架,但两个人都没说为了什么。”老贺突然觉得不对,“诶,你怎么跟警察似的问人。”

    南星问:“警察来过?”

    “没有。孙方怕报警后把阿媛带走,又没法破案抓到凶手,所以就托我找上了你。”

    南星没有再问,说:“我去那半山看看。”

    她走到山脚下时,已经离营地有点远。她刚才有一句话没有问老贺,既然警察没有来过,那老贺怎么会说她跟警察一样盘问人。

    老贺以前就这么被警察盘问过?

    虽然宝珠山有金王诅咒的传说,但南星不会凭这点就断定是诅咒杀人。

    孙媛的房间里,充满了怨气。

    她是枉死的。

    &&&&&

    钱老板一大清早就被外头的人声吵醒了,开了门缝往外看,见是个女的,瞧了老久。等她走了,才出来,问:“老贺,那谁啊,面生。”

    “我侄女,叫南星。”老贺说,“瞧瞧你的黑眼圈,这几天睡不好吧。”

    “嗯。”钱老板今年三十,顶上头发刨光,只在后脑勺上留根小马尾,有点潇洒和小精明。他接了老贺递来的烟,跟他蹲在石子地上一起抽,吞云吐雾了几口,才说,“这鬼地方,你坑你侄女来干嘛。”

    “小年轻,以为是好玩的地方,过几天就得叫苦回家了。”老贺敷衍过去,转了话题说,“你什么时候去镇子填货,记得给我捎两袋面和十包榨菜。”

    “不要油?”

    老贺想了想,狠心说:“不要。”

    钱老板笑说:“穷成这样还不走,图什么。”

    老贺反问:“那你图什么。”

    钱老板抽着烟想了好一会,说:“图你我友谊能永世长存。”

    老贺笑了起来,骂道:“放屁。”

    钱老板也笑了笑,他盯着远处那已经变成一粒黄豆大小的星星姑娘,问:“她去哪?”

    “三宝山。”

    宝珠山山连山,把这一片空地围成了个圈。大家从大山入口开始,给第一座山取名大宝山,第二座山叫二宝山,以此类推,方便记忆。

    “哦……”钱老板揉揉发疼的脑袋,说,“我再去睡会。”

    “去吧,记得我的面粉和榨菜。”

    “记着了。”钱老板又嘿嘿笑问,“秋天了,山里越来越冷,你的棉大衣都破了吧,要不要也给你带一件?”

    老贺一向怕冷,别人夏天穿短袖,他却还穿长袖。别人过秋,他已经裹上棉大衣了,钱老板就没见过这么怕冷的人。

    老贺拒绝说:“没钱。”

    “抠死你吧。”

    钱老板刚进去一会,附近一扇门也开了,孙方晃着像纸片的身体走出来,眼睛依然赤红。老贺知道他昨晚没睡好,说:“南星姑娘去三宝山了,胆子真大。”

    “我也去。”

    纸片人走了,老贺还蹲在地上吸烟,吸了一根又一根。

    等阿蛋回来,老贺脚下已经是一地的烟屁股。阿蛋问:“去小沙河那边不?”

    “去,再不淘出点宝贝,就揭不开锅了。”

    “那你去河头,我去河尾。”

    “嗯。”老贺扔掉又只剩一个空壳的烟盒子,走到蒋正房门口踢了一脚,骂道,“死里头了没,没有就出来晒晒,喜欢的女人死了,可你爸妈还在等着你回家。”

    阿蛋听着话说得过分,忙把老贺拽走。

    好一会被踢歪了的木门才被打开,一个身形高大的年轻人俯身出来,空荡荡的双目看着没有一个人出声的营地,发起了呆。

    地上石头还有阿媛那天滴落的血,像血针,刺着他的心。

    “阿媛……”

    他深爱的姑娘,已经准备结婚的姑娘,没了。

    蒋正瘫在地上,又想起阿媛对他笑的脸,仿佛她还活着。

    &&&&&

    三宝山地势陡峭凶险,以前的淘金客去得勤,硬生生踩出了一条路来,后来几乎没有人走,路瞬间就被野草钩藤给遮掩,俯身看路,能看见,但像是小矮人走的山洞,全是绿油油的植被。

    南星一手持着跟老贺要来的镰刀,一手拨开挡路的荆棘,衣服被挂了不少的口子,手也刮出了几条痕。

    等她爬到约莫是昨晚看见“萤火”的位置,就不再往上爬,从右边往左边走。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她终于停了下来,目光落在腰身那么高的叶子上。

    上面有几滴红蜡油,用手一拨,蜡就被剥落。

    她蹲身看地上,地上的植物探出了脑袋的,都被踩断了。

    有人走过这条路,而且是在晚上点着蜡烛经过。

    ——蜡油颜色红艳不脆硬,滴落了没两天。

    ——被踩断的植物折口处也很新鲜。

    但这并不能证明就是昨晚的那抹“萤火”。

    “哗啦啦——哗啦啦——”

    草丛被撩得哗啦作响,有人正往上面走。

    南星轻步往树后一躲,连呼吸声都放轻了。

    过了小半会,哗啦声更大了,还有人喘气的声音。不是野兽,是人。

    三宝山地势太过陡峭,稍有不慎就要从这山坡上滚下去。那人爬得很慢,这会停了下来。南星稍稍往那边看,那人背上的大麻袋全是东西,棱角凹凸,都是些铲子锤子之类的工具吧。

    那人也在蹲地看那些折断的树枝,看了一会就站起来了。南星看见他的脸,一张并不太白的脸,眉目凝神沉静,还盯在地上。这张脸她认得,顿时有些意外。

    邱辞。

    邱辞也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猛地抬头往大树那看。那人速度奇快,几乎就在他抬头的瞬间,就隐没在树后了。他笑了笑,说:“别瞧了,我看见你了。”

    南星微顿,还是从树后出来。邱辞本来还在笑着,见是她,神情一顿,又笑了起来:“巧啊。世界这么大,你跑这来了?”

    南星没法对他有好感,就算爱帅哥之心人皆有之,她也没办法这么庸俗。

    “巧。”

    “来做淘金客了?”

    “是。”南星问,“你也是?”

    “是啊。”

    ——对方是个骗子,信他(她)还不如信鬼。

    两人左手金人,右手金鸡,脸不红心不跳。

    邱辞说:“那我们就各自淘金去吧,我想这么有缘,就不用说再见了。”

    南星忍着没将眉头高挑,还是说:“再见。”

    邱辞又笑了,这人真冷淡。

    没有路的陡峭山坡难行,但南星发现邱辞背了一袋的工具走得很稳健,费力,却还在体力范围内。

    分明也是个练家子。

    南星又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爬到山顶,三宝山不是宝珠山四座山中最高的一座,但从这里可以看见其余三座山山头。

    宝珠山的地势在堪舆家眼中列为“砂”,四山聚,中有穴。那个穴就是如今老贺他们一行人住的那块大平地,砂就是这四座山。砂形虽好,四座山峰也秀挺,但是有条大路直穿山峦,破坏了峰峦格局,就变成块坏地了。

    这里并不是丧葬的好地方。

    自古以来权贵都讲究风水,宝珠山传说中的金王要是选了三宝山做墓地,守卫他的宝藏,就太不可思议了。所以如果说孙媛是在这里碰见了金王,说法很可疑。

    南星感觉得出来,宝珠山没有古墓,没有一点古物的气息。

    偷命,偷的不是活人的命。世上唯一被阎王遗忘的活物,是那些被深埋在地底千百年的东西。

    南星要偷的,是它们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