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偷命 > 25.人形灯笼(二)

25.人形灯笼(二)

作者:一枚铜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为40%·72小时  第四章  鱼纹香薰炉(四)

    四水岛海景干净优美, 岛上栽种的棕榈树又高又直,直指蓝天。

    从郑家逃出来的南星走在长长的林道上, 哪怕擦肩而过的游客聒噪, 但也比郑家三兄妹轮番轰炸舒服。

    走过林道, 前面有三条小路可以通往同一条的大路, 南星走进最冷清的一条。小路里还有其他小路,南星走了又走,走到一条无人的狭窄巷子, 从背包里取了张黑纸点燃。

    火光燃尽, 白纸尽现。

    白纸抬起一角在空气里嗅了嗅,琢磨了好一会, 才选了个方向走。走着走着又觉得不对,往另一边走。

    来回几次, 都没办法确定方向。气得往地上一躺,扑哧扑哧冒起了烟,把自己给烧掉了。

    南星做了那么多的任务, 倒是很少见它这样。能做交易的古物并不一定都深埋在地底,但之前碰见白纸气得自焚的,都是地宫太深,白纸没办法感应到, 才自焚。

    这小岛上没有古墓的气息, 那应当不是封存在了地宫中。

    那唯有一个可能, 那件跟郑老爷子息息相关的古物, 可以让他复活的东西, 被什么东西封存起来了。

    南星见白纸找不到,从背包里翻出一个长盒子。盒子有手臂长短,细却不过两指宽。打开盒子,里面卧着一支长毛笔,底部还有一小盒朱砂。

    她提笔轻叩朱砂,手缓缓松开。点了朱砂的毛笔直直挺立,朝四面旋转一圈,最后朝北边倒下,一条红色虚线直通北边。

    南星收起朱砂笔,放回背包中,顺着那红色虚线往北边走。

    一路游客众多,但他们看不见那根红线。

    南星没有走太远,走了两条小巷两条大路,又入一条小巷,再次穿出时,已经到了一幢建筑的面前。

    不断有游客进进出出,是个旅游点。

    她抬头看去,那古香古色的牌匾赫然写着——博物馆。

    南星明白为什么白纸会找不到东西然后自焚了,博物馆古物众多,一般来说又是来自不同坟墓亦或私家捐献,大家气场不一样,扰乱了追踪的气息。不像地宫里的古物,大家在一起几百年几千年,气场早就磨合融洽。

    南星在门口买了门票,以游客的身份进去,红色虚线的尽头,就是她要找的古物,还有她需要偷走的那十分钟命。

    小岛本身没有什么古董,但市里有,为了便于游客参观了解,于是搬运了一些来四水岛。

    博物馆各种古物的气息杂乱,冥冥中看得见交缠的气场,还听得见——吵架。

    “对面那个夜壶,你离我远点,凭什么你能跟我青铜剑待在一起。”

    “偏不偏不,熏死你熏死你。”

    “想当年,我可以换一头野猪。”

    “呸,现在就是一堆破贝壳。”

    “好多人啊好多人啊。”

    “这点人算什么,当年我一声令下,百万雄兵都要听我指挥。”

    “战国时的虎符现在得意个什么劲。”

    “闭嘴闭嘴。”

    “闭嘴闭嘴。”

    ……

    南星边走边听,这些古董一把年纪了,吵起架来跟小毛孩似的。她扫过那一排排古物,拐过一个玻璃展览框,到了一个死角。

    红线笔直指向的地方,正是在那死角中。

    南星缓步走向那件陈列的古董,走近后发现它异常沉默,没有一般古物的活泼气息,甚至有些奄奄一息。

    这是一个香薰炉,古人用以焚烧香料的东西。青铜炉子很小巧,约莫巴掌大,雕着几条游水的鲤鱼,是一个很精巧的鱼纹香薰炉。

    南星转身往外面走,走出博物馆,她就给冯源打电话。手机是冯源给她的,号码只存了他一个人。比她原来用的大很多,拿在手上都觉得沉,如今的手机大小,越发像块砖头了。

    正在郑家别墅后头躲着郑潇的冯源看见号码急忙接听,哭丧着脸问:“你下次跳窗能不能先跟我打个招呼,郑潇以为我把你藏起来了,气得骂人。这个大姐骂起人来可真厉害,嘴跟刀子似的。”

    他诉了一番苦,又问:“你进展怎么样了?”

    “找到跟郑老爷子有关的古物了,但它在博物馆里。”

    “那可怎么办?”

    “天黑之前你把博物馆的建筑构造还有图纸资料给我,我在你接我的那间店等。”

    冯源一顿,猜出了她的意图:“你该不会是要偷博物馆吧?”

    “嘟——”

    电话挂断了。

    南星看看天色,还有三个小时才天黑。她还要回去把线给收起来,否则它会一直在那。虽然应该不会有人看见它,但万一有,就麻烦了。

    她往回走的速度很快,穿过八街九陌,回到了刚才的巷子中。

    然而那几乎没有人走的巷子现在却有人在那。似乎是察觉到有人过来,那人偏身往南星看去。

    两人一打照面,彼此也不意外对方能看见这红线。

    “你好点了?”邱辞见她快步走过来,笑了,“看来好了。”

    南星要收起那红线,想到邱辞,微微顿了顿,可他既然都已经见过自己能回古国,一根红线也实在不算什么,于是当面把它收走,不再避讳。

    不过邱辞也能看见,还是让她意外,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什么都能看见,却又应该不是属于同门,否则不会在地宫时和在刚才都面露疑惑。

    邱辞见她一卷一卷地将线收着,动作轻巧,面色又宁静,倒有了女孩子的娴静,这种模样,怕是很难得了。他不由多看几眼,不然等会她又要冷淡疏离,还凶人了。

    “别看我。”南星如果不是要把线收回来,又碍于他刚给自己买了药,才不愿留在这让个男人看。

    邱辞笑笑,偏转了视线说:“你真不好奇我是什么人?”

    “问了你会说?”

    “不如这样,我们交换吧,你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我告诉你我是什么人。”

    听起来像是很公平,但南星没有说,只是问:“我是偷命师,这点你已经知道,你要做吃亏的交易?”

    邱辞说:“虽然知道是偷命师,可以从古玩身上偷十分钟的命给死去的人,但是怎么偷,又为什么会偷,偷来是为了做什么,却没有人知道,至少我不知道,所以我们不如来做个交易。”

    “不。”南星坚定道,“我拒绝。”

    意料之中的拒绝,但邱辞还是叹了一口气:“世界上怎么会有没有好奇心的人。”

    南星总算把线收完了,说:“我要走了,你往哪走?”

    邱辞说:“你往哪走?老规矩,我往反方向走。”

    南星点点头,往码头方向走。邱辞等她走了,才往反方向走。走过几条巷子,路过博物馆时往那看了一眼。他知道偷命需要古物,小岛上除了杨家别墅,最多古玩的就是博物馆了,南星刚才走的又是这个方向,让他不由多看几眼。

    博物馆背后,就是杨家别墅。他摁了门铃,仆人来开门,见了他就微微弯身说:“杨先生和黎先生在等您。”

    &&&&&

    冯源办事很快,没到天黑就把资料找齐全了。他实在是个很敬业的人,查资料的时候一口水都没喝,这会坐下就喝了一大杯水,才缓了过来。

    南星看着他交给自己的图纸,看见建造年份,说:“已经建馆三十年了?可里面看起来没有那么久。”

    冯源说:“眼真尖。两年前那里翻新过,不过建筑构造没有变。”

    “翻新?”

    冯源解释说:“四水岛上有个私人收藏家,姓杨,见博物馆太陈旧,于是赞助了翻新费用,还捐赠了十几件价值连城的古董,是个很慷慨的收藏家。可惜……”

    南星抬眼:“可惜?”

    “年轻时坠马受伤,腿瘫了七八年,平时出行都是靠轮椅。”冯源想了想,补充说,“他的别墅就在博物馆后面的位置,离得不远。”

    “好。”

    冯源左右瞧瞧,小声问:“你真的要去博物馆偷东西?被抓到会不得了的,而且这是国家资源,这么做不道德。”

    南星说:“你先回郑家吧,我会解决。”

    “可是你真的要偷?”

    南星一顿,冯源顿觉她“面露杀机”,吓得他喝起了水,怕被她宰了。南星缓了缓烦躁的心,以前陶老板从来不会这么缠着问,哪怕她说她要去偷飞机,陶老板也会说“去吧”。

    她想换中介。

    冯源知道她不喜欢多解释,小心说:“不说也没关系。”

    “我会还回去,完好无损地,也不会有人发现。”南星耐下性子问,“还有什么问题?”

    冯源赶紧摇头,不敢问了,怕她随时拖出把三十米大刀砍他。他说:“我等你消息,电话联系。”

    “好。”

    博物馆闭馆的时间是下午六点,馆里有两个保安巡逻,但大多都是在监控室里,并不像电视剧里那样来回巡逻,馆里也没有太高端的电子高科技防盗。

    不过馆里都布满了摄像头,要想混进一个人去,无论如何都会被监控看到。

    夜色沉寂,刚好到半夜两点。四水岛已经没有什么游人了,在天黑前就已经在巷子里的南星看着天上那朵乌云,乌云刚掠过,大地昏黑,才靠近博物馆没有外摄像头的草地,从背包里拿出一沓黑纸。

    黑纸飞散,贴着博物馆后门往上爬,爬到摄像头背后,猛地用纸身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