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偷命 > 52.千眼菩提(十)

52.千眼菩提(十)

作者:一枚铜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为40%·72小时

    随着市区大力发展旅游业, 这座独特的小岛也被一起开发,一来二去, 成了风格独树一帜的旅游小岛,游客络绎不绝。

    三千年的文化底蕴加上铺天盖地的宣传,吸引了无数文青上岸, 想在繁华都市中寻求一点安宁。南星不是文青,更不需要什么安宁, 她背着大背包在售票窗口排了半天的队,终于买到一张去小岛的船票。

    三十五块钱。

    跟她下了高铁坐车过来, 司机说的一样。司机是个小胖子,身体挤满了主驾驶位,安全带勒进他松软的肚子,让南星想起了端午的粽子。

    “以前只要8块钱, 现在呀, 35,物价飞涨哟。”

    司机很健谈, 大多数走短途的司机应该都是个话痨。

    他问南星从哪里来, 一听是北边,就滔滔不绝说起了他去过北方, 那儿夏天舒服冬天也舒服, 吹的风啊, 都是干爽的, 不冒汗。最后感慨说, 难怪你们北方人不爱洗澡, 不像我们南方人,一天不洗不舒服。

    倚着窗户往外看的南星看了他一眼,传闻中的地域黑?

    小胖子司机还在侃侃而谈,反正跟过客说话,不用负任何责任。他又问南星玩几天,知道是几日游后,立刻就给她制定了一条旅游路线,极力推荐,热情无比。

    南星拿着船票在漫长的队伍里等船的时候想,她的手机落在车上,大半是因为小胖子司机太能唠嗑让她走了神,手机给震出兜里了都不知道。

    在网络时代没有手机,好比手脚都上了镣铐,不自由,不自在,像个老古董。不能网络购票,要规规矩矩排队,在太阳底下暴晒。

    她只能庆幸自己只是丢了手机,钱包还在身上。

    轮渡远远从对岸驶来,在风和日丽下乘着水光靠近岸边,艞板缓缓落下,船上的乘客陆续下来,闹哄哄涌向岸上。

    等船上的游客都走了,登船的游客又陆续上船。南星以为那船装不下她了,但没想到船像一头狮子,将源源不断的游客吞进肚子里,塞得满满当当。

    就是气味不太好闻。

    热天出游拥挤的城市,对鼻子敏感的人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考验。

    南星揉揉发痒的鼻子,不知道还要多久才靠岸。

    狮子船载着满船的游客,划开水流,以平缓的速度驶向那座繁华的小岛。

    船刚靠岸,游客就闹哄哄下了船。

    刚到中午,太阳像冒着辣椒油,浇在游人的头顶上,火辣辣地疼。岛上到处都是脸上抹了厚厚一层防晒霜的人,脖子以下却是肉色,从远处一看,很滑稽。

    南星摆正自己被挤歪的帽子,正式踏进小岛。

    在轮渡看小岛时,绿意葱葱。但上了小岛,除了码头上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外,走了一会就没再见到树木了。

    “要不要买张地图啊,四水岛那么大,有地图方便。”一个兜售地图的中年大姐凑了过来,边跟着南星的步伐边推荐说着,见南星不怎么感兴趣,继续说,“要找岛上的美食吗?住酒店吗?里面都有给你列出来,可划算了,一图在手,这岛我有啊姑娘。”她见南星还是不感兴趣,又说,“还有名胜古迹的介绍,还附赠五张明信片!”

    南星终于停了下来,大姐见打动了她,高兴道:“买一份吧小姑娘。”

    南星看她的手,手上的旅游手册用纸包得四四方方,封面颜色是土黄色的,上面印了岛上一角风采,上面有几个非常显眼的大字——品味四水岛。她问:“多少钱?”

    “不贵,十八。”

    南星说:“贵了。”

    “那十五。”

    南星知道还能再减,只是看她晒得满脸大汗,还是给了十五。

    她接过手册就放进了背包里,想拿手机跟冯源联系,一摸,忘记手机已经掉车上了。她问:“方便借一下手机吗?”

    大姐盯了她一眼,下意识捂住袋子,说:“我也没手机。”

    说完就立刻走了。

    南星现在觉得太阳更烈了,晒得人脑袋疼。她一连问了几家店,店主一听她要借手机,都警惕起来,纷纷说没有。

    人与人之间,毫无信任。

    南星在码头的大树下坐了一会,机票是冯源订的,他知道自己下飞机的时间,再估算下她坐车来的时间,联系不上她大概就会跑码头来。但很可惜,等了一个小时,冯源没有出现。

    南星准备去找间有空调的小店吃点东西,补点水,刚站起来,脑子有点昏沉。

    她皱着眉头一路走,没有走太远,见了一家小吃店关着玻璃门,估计里面有空调,就走了进去。开门迎面冷爽,温差瞬间变大,倒让她不由抖了抖。

    坐了好半天她才舒服了些,但人来人往的人潮中,依旧没有冯源的踪影。

    她没看见冯源,倒是看见另一个熟人。但这个熟人,她不想过去认。

    不然她就变成跟踪狂了。

    邱辞走得很快,转眼就没入了人潮中,南星继续坐在店里盯看人群,希望冯源会出现。

    她喝完一杯水,吃了点东西,这家店往来人客多。她坐了半个小时,服务员已经在打量她。南星又不动如山坐了半个小时,服务员看得更勤快了,过来得也勤,问她还要不要吃什么,喝什么,饱含着不吃就快滚,赶客的意思。

    南星从店里出来,又是迎面炽热,一热一冷,一冷一热,头更晕了。

    想守株待兔找冯源不容易,但或许可以打听郑家三兄妹的住处,汪海集团名声很大,如果是郑老爷子来了,大概岛上的人会收到什么风声。

    但曲线救国的目的也完全行不通,郑家人这次来似乎是静悄悄行动,问了几家店铺,还有巡逻的人,都是一脸莫名。

    南星想,她不过是没了手机,就沦落到这种地步,如今社会的发展让人觉得怪异。仿佛没有手机,很多事都办不了。从远古到清朝时的人定胜天,现在好像变成人机胜天了。

    四水岛说小也不小,游客茫茫如海,南星觉得如果还是找不到冯源,也找不到郑家人,那她就只有今晚去一趟阴阳中介所,拿冯源的联系方式了。

    “南星?”

    倚在墙上的南星抬眼看去,见到邱辞的一瞬间,竟然不那么嫌弃了。

    邱辞本来还想调侃自己怕别是真的在跟踪她,可见她脸色不大好,收回了话,问:“怎么了?像是中暑了。”

    南星皱眉,头重,心口闷。

    邱辞左右看看,见旁边有家店,说:“你进去坐着,我去给你买药。”

    “等等。”

    邱辞顿住脚步,手已经被她抓起,随后被她放了一张毛爷爷。他顿时一笑,这星星姑娘真是冷淡又分明,明明那么不舒服,可还是一点情分都不愿意欠。他晃晃钱,说:“买药剩下的钱就算作我的跑腿费了。”

    南星也正有这个意思,她重回店里,又惹得服务员好一顿瞧。南星点了两杯冷饮,冷饮刚上来,邱辞已经回来了,拆了包装拿了支药水给她,说:“藿香正气水,很难喝,但很见效。”

    南星喝了一支药水,又坐了一会,总算恢复了些。邱辞问:“今天又不是很热,怎么中暑了,难道在太阳底下走了很久?”

    “是。”南星看了看他,想借手机。

    “等人?”

    “是。”

    邱辞略一想,说:“像你做事这么利落的人,不会守株待兔等太久,除非是有什么事。我猜猜……”

    “我手机掉了。”南星欲言又止,想到冯源说雇主要尽快见面,她也想尽快完成交易,拿到货,再去进行下一个交易,一刻都不想再拖,她终于拉下面子,问,“有手机吗?”

    “有。”邱辞把手机放她面前,又问,“你没跟人借手机?就这么一直在烈日下等?”

    南星点开手机,发现手机连密码和图纹解锁都没有设置,她拿出冯源的名片看号码,说:“借了,没人借。”

    邱辞好奇极了,按理说爱美人之心人人皆有,长得漂亮的人要借东西,不该一个都没有。他问:“问了多少人?”

    “八个。”

    邱辞讶异:“八个人都不借给你?”

    “是。”

    邱辞问:“你是怎么借的?”

    “能不能借你的手机用一下。”

    这话倒没什么问题,那就奇怪了。邱辞似乎想起了什么,问:“你是用什么表情问的?”

    什么表情?南星看着他,邱辞也看着她,冷淡的脸,疏离的眼,拒人于千里之外。邱辞突然笑了起来,问:“这种表情?”

    “是。”

    “换做是我也不借给你,就算你长得好看,我也不借。”

    已经拨通号码的南星问:“为什么?”

    “因为态度不对,像别人欠了你八百万。”

    “嘟——”电话通了。

    南星刚开口说自己是谁,那边就火急火燎地说:“南星小姐你手机怎么关机了,我在码头等了你半天也不见你人,你现在在哪,我过去接你,你在那不要动,我马上就过去。”

    南星要去看店名,邱辞在旁边说了一声,但南星还是去外头看清楚了才告诉冯源。冯源千叮万嘱她不要走,就把电话挂了,似乎正火速赶来。

    等她再回去,邱辞已经把账结了。

    南星还没有把手机还给他,突然手机微震,屏幕亮了。南星无意看来电的人是谁,但目光一掠,就看见了“黎远”。黎远……她低眉想了想,好像在哪听过。

    邱辞接过手机,听了两句后说“好,碰见个朋友,一会就过去”,说完就挂了,仔细瞧了她的脸色确认无恙后,才说:“那我走了,再见。”

    “再见。”南星末了又说,“谢谢。”

    邱辞略意外,倒不是完全没人情,像个刺球,把刺拔了,还是挺可爱的。他想了想又说:“要是那个人没有接到你,你打我电话,我的号码是1……”

    南星没有刻意听,因为冯源总不至于那样不靠谱。

    邱辞走了,南星又坐好一会,喘着大气的冯源才过来,差点没瘫在凳子上,他喘气说:“原来你、你在这个码头,我在另一个码头等了你半、半天,晒死我了。”

    “有两个码头?”难怪,南星猜他联系不上自己会去码头,但没想到会有两个,她直接交代说,“我手机掉了。”

    “等会我去买个,不提这些,走吧,我带你去郑家的别墅,他们快要骂死我了。”冯源又气又急,起身说,“走走走,赶紧。”

    再晚一点,郑家三兄妹就要扣他的中介费了。扣钱=影响业绩=影响年终奖,这是万万不可以的。

    南星叫了服务员过来结账,服务员一听,说:“刚才那位先生已经把账结了。”

    “哦……”南星收起钱包,跟冯源出去,想到那来电,问,“你有没有听过黎远这个人?”

    冯源边走边说:“黎明的黎,远方的远?”

    “对。”

    “当然听过,远洋集团的未来继承人啊,黎家的长孙。”

    南星恍然,难怪觉得眼熟。郑家的声名在外,但不及黎家的十分之一,足以见其产业的庞大,经济的雄厚。

    邱辞跟黎远是什么关系?

    不管怎么说,南星不了解邱辞,但至少现在不讨厌这个人了。毕竟她摆着一张对方欠自己八百万的脸去借手机,邱辞还乐意借给她。

    讨厌不起来。

    南星又回到了昨天白纸消失的地方,她俯身蹲下,五指摁在这青草地上。

    “砰——砰——”掌心随着充满生机的地下而跳动,似活人心脏,砰、砰。

    这下面有生命。

    不是人,不是兽,也不是鬼怪,而是深埋地底的古物。

    它们有命,却没有多少人能感知到它们活着的气息。

    有命的古董,才能够活到离开地底的那一日,或者被考古家挖掘,或者被盗墓贼挖走,又或者是被无意闯入的人发现。

    在时间的浩瀚长河中死去的古董,也化成了黄泥红土,彻底消失。

    游览博物馆,总觉得陈列的古物生动似活物,不是没有缘故的。

    南星拍拍手上的泥,又抽出一张黑纸点燃,火光灭尽,褪了黑色,又出来一张白纸。白纸触地,两角成脚,走在这满是寒露的杂草丛中。

    它左右晃着“脑袋”前行,拨开的草彼此摩擦,窸窣作响,像是白纸在咿呀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