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偷命 > 86.最终卷(十三)

86.最终卷(十三)

作者:一枚铜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为40%·72小时  今晚钱老板做东, 要把所有剩余的食材都吃了, 明天去外头填货。

    有人请大伙吃饭, 吃的还是烧烤。虽然大多都是素菜, 但素菜已经让老贺他们高兴。

    钱老板让老贺去附近河流洗菜, 让南星和邱辞去捡柴, 老贺很快就拿着菜篮子去了, 但南星却不动弹。钱老板问:“南星你不吃?”

    盘腿坐地的南星看着手里的地图, 头也没抬, 说:“不吃。”

    钱老板尴尬了,果然是从外头来的人,肚子还有油水,要是关在宝珠山一个星期,他开口请客, 她一定立刻跑着去捡柴。

    邱辞起身说:“我去捡吧,我要吃肉。”

    钱老板不想等会他们一帮男人喝酒吃东西,就剩一个漂亮姑娘冷坐在一旁盯着,那有什么意思。他寻思了会,把手机蜡烛这些往南星前头一放,说:“你就保管东西吧。”

    他又瞧瞧蒋正和孙方,算了, 没活了,就让他们做吉祥物吧, 他这个东家做得可真辛苦。

    营地就在宝珠山山脚, 最不缺的就是木头。邱辞很快就捡了一堆, 从这里能看见点了烛火的营地,点点荧光,照耀着远处人影。

    有人盘腿而坐,微微低头,看着手里的地图。那是南星,从飞机开始路线就一直跟他同步的姑娘。

    直到刚才,路线都一样。

    先是探了三宝山有金王传说的地方,却没有任何动作。再过来直奔山外,却不是通往那理应风水很好的葬地,而是跟他一样,去了一座山势如蛇的蛇山。

    他是被八卦图指引过去的,那她呢?

    他觉得没有解开这个疑团之前,他真的要做跟踪狂了。

    “捡好柴了吗?先拿点过来升篝火啊——”

    “好了——”

    篝火一烧起,烧烤的气氛就出来了。还是深秋,但山里晚上的气温已经跟冬天差不多,好在四面环山,离那穿山而过的河流又远,倒没什么风。

    南星见众人已经围坐一圈,就是不见阿蛋,大伙忙着折腾菜,没有人提起要叫阿蛋出来。她想着阿蛋受伤是因为她,便过去叫他。

    打开门,阿蛋正坐在床边。

    床的上方缝隙,有一朵已经蔫了的鲜花。

    南星瞳孔微动,那花,跟孙媛房里插的是一样的,只是这朵要晚两天摘,所以没有蔫死。

    “怎么了,南星姐?”

    烛火闪烁,少年的脸在火光中,阴影很重,半边脸都看不太清。南星说:“吃晚饭了。”

    老贺探了个头进来,说:“我背他出去,你快去坐吧。”

    一会老贺背了阿蛋出来,南星关上房门之际,又看了一眼那朵花。

    两间木屋插花的位置,一模一样。

    燃烧的木柴发出哔啵作响的烧裂声,酒瓶已经开了,菜也烤得半好。阿蛋等不及完全熟就吃了起来,烫了嘴也不能阻止他大口吃菜。

    钱老板瞧着他吃得狼狈,笑道:“这菜还没熟,又没放盐,很难吃吧。”

    “你要是去网戒所待待,就知道这菜有多好吃了。”菜是不大熟,不过阿蛋很满足。

    老贺说:“都出来这么久了,还是十句话不离网戒所。”

    阿蛋没吭声,在烧得炽热的火光里微微抖了抖。

    钱老板也转了话题,见邱辞在那认真烤肉,为数不多的几串肉,他刚开始就拿了一串,真是一点都不客气。钱老板常年在外头跑动,多了几分江湖的豪气,倒是不在意,反而笑问:“邱老弟是来这里淘金的?”

    邱辞笑答:“不介意多一个竞争对手吧?”

    “嘿,这话你得问老贺,多一个人我简直要开心死,明天我就去外面填货了,你怎么样,要我带什么吗?说好了,价格比外头贵三倍。”

    “还不缺什么,以后有需要找你。”

    “成。”钱老板把一瓶酒递给他,“喝吧,就剩三瓶了。”

    邱辞也不客气,接过来用牙撬开。酒放在篝火旁久了,这酒也烘烤出一股热意来,味道都变了。邱辞反手把酒放在身后,打算“冻一冻”再喝。

    “今晚没有鬼唱歌啊。”老贺裹了裹衣服,往三宝山的半山看去,也没有看见那总飘来飘去的鬼火。

    一直沉默不语的蒋正也往那看,看了很久才说:“阿媛死后那里就有鬼唱歌,呵,今晚却没有。”

    孙方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没有说话,老贺开口说:“你是说有人扮鬼吓人?”

    蒋正点点头,老贺又说:“可谁没事去扮鬼吓人。”

    “谁知道呢。”蒋正看了看钱老板,瞧见他脸上的那两大块淤青,最后还是说,“卖我一瓶酒。”

    中午才被他们揍了一顿的钱老板一点也不在意,把酒朝他丢去:“不用钱,说了我做东。”他又让老贺把最后一瓶酒传给孙方,送他喝了。

    孙方没接,推了回去:“我不会喝酒,你知道。”

    酒到了老贺手里,钱老板没再拿回来,他哼着曲子烤着肉,说:“这宝珠山邪门啊。”

    邱辞笑问:“钱老板是指金王的事?可都说金王在三宝山,但用风水来说,那里不是葬人的好地方。”

    钱老板说:“你倒是懂,那里确实不是什么风水宝地,我倒是听过一些事,那金王想葬在龙王山,也就是这河流的上游,从宝珠山出去就能看见,那里有两座山。都是龙脉,不过一座似龙,一座似蛇,龙山可利子孙后代,蛇山却会亡国灭家,不懂行的人很容易混淆,还以为那是双龙戏珠。”

    南星默默听着,这句话没有说错。

    “传闻啊,金王找到两座山后,欣喜若狂,可是还没来得及安葬,就地震了,活活埋在了这附近,运来的宝藏也全都一起被掩埋,根本没有好好享用,导致金王心有怨念,于是诅咒一切靠近他宝藏的人。”

    阿蛋问:“所以宝珠山下面可能埋了很多宝贝?”

    老贺惯例拆钱老板的场,说:“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有,那以前掘地三尺的淘金客早该找到了,那秦始皇的地宫都被耕地的农民找着了,更何况一个突然就被地龙吞了的金王。”

    阿蛋回过神来:“也对……”

    “嘿,老贺,我说你这人懂不懂什么叫气氛?大半夜的不讲鬼故事难道要讲笑话听吗?这一群小年轻听得正开心,你非要打我脸。”

    钱老板骂着老贺,突然有大风从山中刮来,刮出呜呼叫声,像有无数的人在低声哭泣,一时俱静。

    邱辞烤好一串肉,走到南星旁边坐下递给她:“跟踪狂又来了。”

    南星微顿,没接:“我不吃肉。”

    邱辞有些吃惊:“不吃?肉这么好吃竟然不吃。”他深表遗憾,只能自己把这串肉给吃了,“我听说最近这里发生了一件命案,你既然不是淘金客,又不像是驴友,难道是警察?”

    南星偏头盯着吃得正好的邱辞,狐疑说:“这桩案子没有人报警,也没有人对外透露过,你怎么知道有命案?”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邱辞轻易化解了她的问话,继续说,“而且我在这里待了半天,跟老贺他们闲聊也能知道一星半点。可要是换做你肯定不行,毕竟你是个闷葫芦。”

    南星看了看他,邱辞已经凑近了些,几乎贴在她的脸颊旁,如果不是他立刻开口说了话,南星已经把他的脑袋给拧了。

    “早上我从三宝山下来时,看见有人鬼鬼祟祟摸上了山,他在跟踪你。巧的是,刚才跟踪你的人,也是他。”

    南星看向坐在篝火对面的少年,阿蛋还在狼吞虎咽,吃着没有烤熟的青菜。

    邱辞笑笑,又回去拿酒了,这一去他也没再回来,他怕那个闷葫芦姑娘真觉得自己在暗恋她。

    钱老板的余粮不多,大伙吃得又快又凶,很快就把钱老板的库存吃了个干净。篝火渐渐熄灭,大家也各自回屋去睡觉。

    南星正要回屋,孙方已经走了过来,低声问:“阿媛的事还要多久?”

    “迟则三天。”快则,或许是明天。

    孙方红着眼点头,他走了两步又回头,僵硬着喉咙说:“如果你是在骗我,我会杀了你。”

    声音阴沉冷血,没有一点感情在里面。

    南星不怪他,但也不能苟同他的做法。

    宽敞的营地点亮了烛火,一盏、两盏……在微微山风中,晃动着,威慑着想要下山觅食的深山兽类。

    晨曦未至,此起彼落的呼噜声中,南星已经从窗户出来。她特地看了看邱辞的屋子,没有动静,这才朝昨天白纸寻到的蛇山走去。

    陶老板说过,邱辞要找的是齐明刀主人的下落,那他要找的和自己要找的,很有可能是同一个地方。

    在他进入她的目的地之前,一定要找到和孙媛有联系的古物,否则容易生变,就棘手了。

    邱辞屋里的烛火通明,映照着简陋木屋里的一切。

    却没有人影,因为里面没有人在。

    有人请大伙吃饭,吃的还是烧烤。虽然大多都是素菜,但素菜已经让老贺他们高兴。

    钱老板让老贺去附近河流洗菜,让南星和邱辞去捡柴,老贺很快就拿着菜篮子去了,但南星却不动弹。钱老板问:“南星你不吃?”

    盘腿坐地的南星看着手里的地图,头也没抬,说:“不吃。”

    钱老板尴尬了,果然是从外头来的人,肚子还有油水,要是关在宝珠山一个星期,他开口请客,她一定立刻跑着去捡柴。

    邱辞起身说:“我去捡吧,我要吃肉。”

    钱老板不想等会他们一帮男人喝酒吃东西,就剩一个漂亮姑娘冷坐在一旁盯着,那有什么意思。他寻思了会,把手机蜡烛这些往南星前头一放,说:“你就保管东西吧。”

    他又瞧瞧蒋正和孙方,算了,没活了,就让他们做吉祥物吧,他这个东家做得可真辛苦。

    营地就在宝珠山山脚,最不缺的就是木头。邱辞很快就捡了一堆,从这里能看见点了烛火的营地,点点荧光,照耀着远处人影。

    有人盘腿而坐,微微低头,看着手里的地图。那是南星,从飞机开始路线就一直跟他同步的姑娘。

    直到刚才,路线都一样。

    先是探了三宝山有金王传说的地方,却没有任何动作。再过来直奔山外,却不是通往那理应风水很好的葬地,而是跟他一样,去了一座山势如蛇的蛇山。

    他是被八卦图指引过去的,那她呢?

    他觉得没有解开这个疑团之前,他真的要做跟踪狂了。

    “捡好柴了吗?先拿点过来升篝火啊——”

    “好了——”

    篝火一烧起,烧烤的气氛就出来了。还是深秋,但山里晚上的气温已经跟冬天差不多,好在四面环山,离那穿山而过的河流又远,倒没什么风。

    南星见众人已经围坐一圈,就是不见阿蛋,大伙忙着折腾菜,没有人提起要叫阿蛋出来。她想着阿蛋受伤是因为她,便过去叫他。

    打开门,阿蛋正坐在床边。

    床的上方缝隙,有一朵已经蔫了的鲜花。

    南星瞳孔微动,那花,跟孙媛房里插的是一样的,只是这朵要晚两天摘,所以没有蔫死。

    “怎么了,南星姐?”

    烛火闪烁,少年的脸在火光中,阴影很重,半边脸都看不太清。南星说:“吃晚饭了。”

    老贺探了个头进来,说:“我背他出去,你快去坐吧。”

    一会老贺背了阿蛋出来,南星关上房门之际,又看了一眼那朵花。

    两间木屋插花的位置,一模一样。

    燃烧的木柴发出哔啵作响的烧裂声,酒瓶已经开了,菜也烤得半好。阿蛋等不及完全熟就吃了起来,烫了嘴也不能阻止他大口吃菜。

    钱老板瞧着他吃得狼狈,笑道:“这菜还没熟,又没放盐,很难吃吧。”

    “你要是去网戒所待待,就知道这菜有多好吃了。”菜是不大熟,不过阿蛋很满足。

    老贺说:“都出来这么久了,还是十句话不离网戒所。”

    阿蛋没吭声,在烧得炽热的火光里微微抖了抖。

    钱老板也转了话题,见邱辞在那认真烤肉,为数不多的几串肉,他刚开始就拿了一串,真是一点都不客气。钱老板常年在外头跑动,多了几分江湖的豪气,倒是不在意,反而笑问:“邱老弟是来这里淘金的?”

    邱辞笑答:“不介意多一个竞争对手吧?”

    “嘿,这话你得问老贺,多一个人我简直要开心死,明天我就去外面填货了,你怎么样,要我带什么吗?说好了,价格比外头贵三倍。”

    “还不缺什么,以后有需要找你。”

    “成。”钱老板把一瓶酒递给他,“喝吧,就剩三瓶了。”

    邱辞也不客气,接过来用牙撬开。酒放在篝火旁久了,这酒也烘烤出一股热意来,味道都变了。邱辞反手把酒放在身后,打算“冻一冻”再喝。

    “今晚没有鬼唱歌啊。”老贺裹了裹衣服,往三宝山的半山看去,也没有看见那总飘来飘去的鬼火。

    一直沉默不语的蒋正也往那看,看了很久才说:“阿媛死后那里就有鬼唱歌,呵,今晚却没有。”

    孙方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没有说话,老贺开口说:“你是说有人扮鬼吓人?”

    蒋正点点头,老贺又说:“可谁没事去扮鬼吓人。”

    “谁知道呢。”蒋正看了看钱老板,瞧见他脸上的那两大块淤青,最后还是说,“卖我一瓶酒。”

    中午才被他们揍了一顿的钱老板一点也不在意,把酒朝他丢去:“不用钱,说了我做东。”他又让老贺把最后一瓶酒传给孙方,送他喝了。

    孙方没接,推了回去:“我不会喝酒,你知道。”

    酒到了老贺手里,钱老板没再拿回来,他哼着曲子烤着肉,说:“这宝珠山邪门啊。”

    邱辞笑问:“钱老板是指金王的事?可都说金王在三宝山,但用风水来说,那里不是葬人的好地方。”

    钱老板说:“你倒是懂,那里确实不是什么风水宝地,我倒是听过一些事,那金王想葬在龙王山,也就是这河流的上游,从宝珠山出去就能看见,那里有两座山。都是龙脉,不过一座似龙,一座似蛇,龙山可利子孙后代,蛇山却会亡国灭家,不懂行的人很容易混淆,还以为那是双龙戏珠。”

    南星默默听着,这句话没有说错。

    “传闻啊,金王找到两座山后,欣喜若狂,可是还没来得及安葬,就地震了,活活埋在了这附近,运来的宝藏也全都一起被掩埋,根本没有好好享用,导致金王心有怨念,于是诅咒一切靠近他宝藏的人。”

    阿蛋问:“所以宝珠山下面可能埋了很多宝贝?”

    老贺惯例拆钱老板的场,说:“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有,那以前掘地三尺的淘金客早该找到了,那秦始皇的地宫都被耕地的农民找着了,更何况一个突然就被地龙吞了的金王。”

    阿蛋回过神来:“也对……”

    “嘿,老贺,我说你这人懂不懂什么叫气氛?大半夜的不讲鬼故事难道要讲笑话听吗?这一群小年轻听得正开心,你非要打我脸。”

    钱老板骂着老贺,突然有大风从山中刮来,刮出呜呼叫声,像有无数的人在低声哭泣,一时俱静。

    邱辞烤好一串肉,走到南星旁边坐下递给她:“跟踪狂又来了。”

    南星微顿,没接:“我不吃肉。”

    邱辞有些吃惊:“不吃?肉这么好吃竟然不吃。”他深表遗憾,只能自己把这串肉给吃了,“我听说最近这里发生了一件命案,你既然不是淘金客,又不像是驴友,难道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