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今夜在浪漫剧场 > 第11章 面对他的……

第11章 面对他的……

作者:辣椒炒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乐宝儿听到来人的动静,立刻从沙发上爬下来,扑到方小鱼的怀里。

    方小鱼蹲下身,把想念了一天的宝贝儿子揽进怀里,好一顿亲。

    “咯咯咯……”乐宝儿窝在妈咪怀里撒娇,清脆地笑着。

    “哎呦喂,小鱼啊,你可算回来了,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散架咯!”

    沐老爷子佯装抱怨到,脸上满是享受天伦之乐的乐意,没有一点不耐。

    方小鱼抱起乐宝儿,满脸歉意的朝老爷子鞠躬,笑了笑:“给您添麻烦了。”

    “乐宝儿就还给你啦,我先去睡了,老咯,熬不得夜咯~~”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踱步进了里屋卧室。

    一旁守着老爷子的看护赶紧跟了进去。

    “方小姐,您和乐少爷的东西,大少爷已经派人都搬过来了,卧房已备好,请早点歇息吧。”

    都搬过来了?

    这么快!

    方小鱼抱着乐宝儿,跟着管家来到所谓的卧房。

    哇塞!

    这间睡觉用的房间,比方小鱼以前的客厅、卧室、厨房、厕所加起来还要大!

    方小鱼心里不住吐槽:这么壕,真的好吗!

    管家告知了家里的一些东西摆放位置后,就退出了房间。

    看着一进房门就爬上床打滚的小乐宝儿,方小鱼又环视了一圈房间,确定不是在做梦后,一头倒在了宽大松软的床上。

    真舒服……

    深夜,沐宅。

    月光星星点点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房间里大床上,一对母子熟睡着。

    方小鱼猛然惊醒,稍稍定神,转头看了一眼旁边安然入睡的小人。

    睡梦中的他沉静可爱,浓密纤长的睫毛不时微微颤动,仿佛在做着什么美梦。

    方小鱼嘴角微微一笑,蜻蜓点水般在孩子的额头落下一记轻吻。

    回想刚才的梦,即使过去五年,依然经常因此惊醒。

    五年前,和那个记不清面目的陌生男人不知所谓的一夜,像抹不去的深痕,刻在方小鱼的脑海中。

    当年从酒店离开后,方小鱼无处可去。

    揣着找同学借的几百元钱,一个人来到Y市,想彻底跟过去道别,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一个月后,方小鱼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

    对于腹中胎儿的去留,方小鱼许久犹豫不决。

    等到终于下定决心来到医院,清除掉自己腹中关于那晚最真切证据时,肚子里的孩子竟然踢了自己一下。

    就是这一次胎动,让方小鱼再也舍不得杀死这个血脉相连的孩子。

    后来,每每看着乐宝儿的小脸,方小鱼就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否则岂不是亲手杀了一个最美好的天使吗!

    方小鱼再也睡不着,起身出了卧房,想出去走走。

    刚进客厅,就听到有一个房间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方小鱼心下一紧,抬头看了眼客厅的墙上的大挂钟。

    凌晨三点,该不会是进贼了吧!

    方小鱼想喊人,又怕惊动了年迈的老爷子。

    眼睛扫了一圈自己身边的物件,抄起了一个瓷质摆件做攻击武器,悄声地靠近那扇房门。

    终于走到房门口,方小鱼握上门把手,轻轻转动,随后猛地一把推开房门,高举“武器”,大喝一声:“什么人!”

    只听见房内哗啦啦的一阵清响,有什么东西一颗颗洒落一地。

    一个上身赤裸,下半身围着浴巾的高大男人,赫然出现在方小鱼眼前。

    男人湿润的头发造型随意不羁,麦色的肌肤上挂着几颗水珠,结实的胸肌和健硕的八块腹肌一览无遗。

    “穆先生!怎么是你?”方小鱼一脸震惊状。

    沐攸阳硬朗冷峻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气,仿佛一头猛兽看着闯入自己地盘的入侵者,森冷道:“这是我家,我当然在这里,倒是你,在做什么!”

    “我我我……”方小鱼赶紧把抓着武器的手背到身后,结巴了起来。

    该死!怎么忘记,现在自己跟这个大冰块住到一个屋檐下了!

    “怎么,结巴了。”沐攸阳幽幽地说着,魅惑的双眼微眯,身体忽然慢慢逼近方小鱼。

    方小鱼被突如其来的男性气息包围,一步步被逼退到墙边,该死,无路可退了!

    近得仿佛能感受到,男人逐渐急促的呼吸。

    方小鱼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大脑一片空白,“你你你想干干嘛?”

    “我想啊……”沐攸阳薄唇轻启,眼神凛冽冷迷,犹如雄狮注视着无路可逃的猎物。

    眼前的女人娇妍如月,两颊微红,那双流转的大眼睛蕴满荡漾的海水,似倒映着无边星辰,合体的白色绸缎睡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腰身,性感得引人犯罪。

    沐攸阳看在眼里,心中似有悸动,身下某处炽热竟然有微微抬头之势。

    方小鱼心中骂道:这个流氓!

    她蹲下来,逃离了沐攸阳眼神的钳制,刚想松口气,突然发现气氛更加不对劲了。

    她的脸,正对着沐攸阳浴巾下那明显的突起之处,离得那么近!

    “啊!”方小鱼低呼一声,用手捂住了眼睛。

    沐攸阳也是神情一凛,刚刚看到慌乱无措的小女人,本是起了玩性想逗逗她。

    没想到随着这个女人的靠近,竟恍惚间让他真的悸动起来。

    这是自从那个人走后,从来没有过的……

    沐攸阳懵然回神,恢复了一贯的冰冷,后退一步,对方小鱼说:“出去。”

    方小鱼紧张地从指缝中偷瞄了一眼沐攸阳,看到他离自己远了点,才惊魂未定的站起身,眼神防备的挪出那间“恐怖”的房间。

    沐攸阳望着女人离开的身影,若有所思。

    然后按响了房内配备的服务铃,吩咐道:“过来把房间清理干净。”

    仆人很快过来了,房内刚才散落一地的小颗粒被尽数清理干净。

    方小鱼惊魂未定地回到房间,关上房门后,又觉得不放心,反锁了一遍,才放心地坐到床边。

    妈呀!这么帅到极致的男人靠这么近,差点把持不住!

    “咦,这是什么?”

    方小鱼感觉手上粘了什么东西,抬起手一看,居然是两颗白色小药片。

    这好像是刚才那个房里散落一地的东西。

    想来,推门进去的一刹那,沐攸阳似乎正准备吃这个药片。

    这是什么药呢?

    方小鱼八卦的强迫症又犯了。

    直接去问沐攸阳?

    怎么可能,方小鱼赶紧摇摇头,那个男人,她是不敢去惹了。

    第二天一早,方小鱼就联系了一个医院的朋友,把药片带过去查查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