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还阳尸 > 第062章 别急,先听俺说

第062章 别急,先听俺说

作者:五叔门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大饼没听懂翠花的话,耕地?耕什么地?我张大饼不就天天在农村种地耕地吗,翠花你也真是的,就要去香港了,你让我耕地,干嘛呢这是。翠花直摇头,愚昧呀,太愚昧了,大饼哥你怎么连耕地啥意思也不懂呢,要不说农村人就得去大城市长长见识呢,于是乎,在城市打过工见多识广的翠花就红着脸,对张大饼悄悄耳语了一番。

    听明白耕地什么意思后,张大饼顿时欣喜若狂,二话不说,抱起翠花就走,当时在野外,没有什么遮挡物,猴急猴急的张大饼把翠花抱到一处隐蔽的山坡后面,脱掉裤子,痛痛快快把翠花耕了,是深耕,耕完后,他放心了,农村有这个说法,只要把对方睡了,那么,对方肯定是他的人了,所以,张大饼坚定地认为,翠花今后无论去哪,都不会变心的,她就是他张大饼的女人了,既然翠花想去香港长长见识,就去吧,一年时间不长,很快就回来的。

    “一年后,你不见翠花回来,所以就跑到香港找她来了,对吗?”我问。

    张大饼摇头:“一年个吊啊,连半年都不到,俺就找来了,为什么来呀,是因为打翠花电话打不通啊。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隔三差五的,翠花主动给俺打电话,后来就他三姑奶奶的不对劲了,电话没了,俺把手机打过去,直接不通,俺心想坏了,难道翠花出事了,这不,就直接找来了。”

    半天没说话的老鱼显然对张大斌说的这些没有一点兴趣,他眼睛直直盯着张大饼的脸,问道:“囚魂罐下面,真的没有一张图纸?”

    张大饼说:“恩人别急啊,听俺慢慢从头说给你听。”

    “对,不急,大饼你慢慢说,我听着呢。”张大饼的眼神告诉我,我和老鱼关心的那张图纸,不是没有,肯定有,只不过当着阿龙和史小梅的面,他没说而已。

    “来到香港后,俺两眼一片漆黑,俺那个老天爷来,到处是高楼大厦,街上大大小小都是好车,俺上哪找翠花呀!没来香港之前,俺以为香港地方不大,比俺村大不了多少,打听打听就能找到翠花,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俺想,得先找个活干,把肚子先填饱再说,找翠花急不得,得慢慢来。于是,俺一来二去来到九龙,在码头上找了扛麻袋包的活,要说真不错,在山东农村老家,俺扛一天麻袋包才挣200,在这里干一天同样的活,挣钱差不多是在老家的三倍。”

    老鱼无奈地摇了下头,他最关心的是张大饼见没见图纸,谁知,对方却没完没了。

    我冲老鱼使个眼色,意思是你别着急,慢慢听对方说。

    我早就看出来了,张大饼憋了一肚子话,不说出来难受。

    “扛了三天麻袋包后,忽然有个穿西装的人找到我,说我身子很结实干这活可惜了,我听不懂他的话,说俺天生就干出大力的活,可惜什么。”

    “那个穿西装的人对我说,有个来钱快的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干。俺一听,就说他三姑奶奶的,来钱快的活谁不想干呀,当然干了。俺于是问那人,你说的那个来钱快的活是什么活,那人冲俺笑了笑,说了两个字:耕地。”

    “俺一听顿时就愣了,因为俺听翠花说过,俺知道耕地啥意思,当时俺就纳闷,大城市人怎么了一个个的,怎么都喜欢耕地呀!俺忽然想到了一件很担心很害怕的事情,翠花到香港究竟干嘛来了,不会与耕地有关吧。”

    “俺一咬牙,对那人说,耕地就耕地,只要能找到翠花就行。”

    “于是,那人把俺领到了一座很高很高的大厦里面,坐电梯坐了足足10分钟,走出电梯后,俺眼都快花了,俺那个黄天神呀,都是豪华房间,一个房间接一个房间,那人把俺领进其中一个房间内,俺一进去,心就嘭嘭嘭直跳。”

    “房间内全是高档的沙发,上面坐了七八个女人,这些女人几乎没穿衣服,也不是没穿,就是穿的特少,特别透明,特别暴露,一个个还抽烟,他三姑奶奶的,俺最讨厌女人抽烟了,当时就想走。”

    “但,为了能找到翠花,俺就没走,俺想看看,那人说的耕地究竟啥意思。那人指着一群女人对俺说,只要把她们侍候好了,只要她们舒服了,你就发财了,比你在码头上干活挣钱多的多去了。”

    “俺终于明白那人说的耕地啥意思了,他三姑奶奶的,这不等于俺张大饼卖身吗,俺当时就出手扇了那人一记耳光,俺说他三姑奶奶的你选错人了,俺张大饼只对翠花一个人耕地,只耕翠花的地,除了翠花外,谁的地也不耕。”

    “俺那一巴掌力道不小,那个穿西装的人直接被俺扇晕了,掉了两颗牙齿,这下麻烦来了,那人恶狠狠地说了一句你找死,然后他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从外面进来七八名大汉,俺看出来了,那几个大汉不是善茬,一进房间后,二话不说,都挽袖子,把俺围住了。”

    “俺顿时就火了,打架是不是,好啊,俺从小就喜欢打架,三天不打架浑身难受,来香港好多天了,翠花的消息一点都没有,俺正心烦呢,正好干一架放松一下心情。”

    “别看那七八个大汉来势凶猛,但菜的很,根本不是俺的对手,被俺一通铁砂掌劈得又是叫爹又是喊娘,那个穿西装的人一看不好,拔腿先跑了,紧接着,他找来的那几个人也都跑了。”

    “在俺出手教训那些人时,屋子里的女人基本上都吓得尖声高叫,为什么说基本上呢,因为有例外,这个例外就是其中有一个女人一脸平静,她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有个词叫丰润犹存,说的就是她,那女人很有气质,让人一看就忍不住还想看。”

    “那女人对我说,你功夫不错啊,有这身功夫,扛麻袋包可惜了。”

    “俺说,会功夫又不能当饭吃,麻袋包该扛还得扛。”

    “那女人用一种很特别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突然说,你的心上人叫翠花是不是,我说是啊,你见过翠花吗,女人说我没见过,但我有办法帮你找到翠花。”

    “俺一听顿时就来了精神,那女人一看就不一般,既然她说能找到翠花,就肯定能。俺说好啊,求你帮忙啊。”

    “那女人说不急,你想让我帮你找到你的翠花,就得先陪我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