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 第1580章: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

第1580章: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魅喝了药,看着牧南枫,道:“你回去吧,我没事了。”

    牧南枫盯着安魅,微微皱眉,“回哪儿?”

    “当然是回你家了!”安魅不假思索的说。

    牧南枫坐在沙发上,翘着腿,一本正经的开口:“太晚了,我今晚就住你这儿吧。”

    “这……”安魅有些犹豫,“不太好……”

    安魅的话还没说完,牧南枫就再次开口:“不然,你陪我去我哪儿也行。”

    安魅:“……”

    见牧南枫态度强硬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安魅也不和他争辩了,站起来道,“好吧,那你今晚就住下吧。”

    安魅本想给牧南枫准备一件客房,可是想想又觉得没必要,何必那么矫情呢,他们又不是没有睡过一张床。

    她给牧南枫找了一套新的男士浴袍,洗漱用品也准备了新的。

    等她都准备好了,正准备叫牧南枫去洗漱就被他拉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不急,坐下陪我聊会儿天。”牧南枫看着安魅说。

    安魅点了一下头,“说把,你聊什么?”

    牧南枫揉了揉安魅的头,“心情真的好些了吗?”

    安魅呼了一口气,脸上神情看起来轻松了很多,“比你来之前,好多了。”

    说完,安魅拍开了牧南枫的手,有点嫌弃的看着他,“别老是揉我的头,我又不是小孩子。”

    牧南枫见安魅还有心思开玩笑,就知道她是真的好些了,至少大哭过一场后心情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牧南枫问道,“要和韩谦佑相认吗?”

    “当然要,只是不是现在,有些事情我要先调查清楚了再说。”

    安魅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眼里闪过一丝寒意。

    “需要我帮忙吗?”牧南枫握紧安魅的手,问道。

    “暂时不需要。”安魅把头枕在牧南枫的肩上,语气轻缓,“我自己能搞定,你不用担心。”

    牧南枫点了点头,“难怪你那么喜欢韩谦佑,是不是一开始你看见他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对。”安魅点了点头,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意,“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觉得他那双眼睛有几分熟悉,他给我感觉也和其他人不一样,忍不住的想要亲近。”

    安魅现在才发觉,韩谦佑看人时的眼神,其实像极了他们的爸爸。

    如果他没有整容的话,他的五官应该和父母会有些相似。

    牧南枫圈住安魅的腰,“以后你可以随时亲近他,对他好,我不仅不会吃醋,还会和你一样对他好。”

    安魅抬起头看着他,然后就听见牧南枫道:“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

    安魅看着牧南枫,脸上露出了浅暖的笑意。

    ……

    这边,等白钰煎好药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安魅和牧南枫已经回房了。

    白钰拿出手机给安魅发了个消息提醒她睡前记得擦自己给她的芦荟膏,然后就端着药上楼去找W了。

    敲了门,听见里面传来让她进去的声音后,白钰这才推门进去。

    W背对着门坐在阳台上,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居家服,晚上气温低还有风,即便是屋里开着暖气在阳台上也会觉得冷。

    白钰把药放在他旁边的桌上,又倒回卧室拿了一件外套披在他肩上,“晚上凉,小心别感冒了。”

    W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然后又抬头看向了夜空。

    “你看什么呢?”白钰学着W的样子抬起头看向他所看的地方。

    今晚的夜色似乎比以往还要深沉,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黑压压的一片,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白钰看了看,又低头看向W,“我好像没有看见什么好看的东西。”

    W收回视线,看了一眼白钰,“本来就没有什么好看的。”

    “那你为什么一直盯着夜空看?”在白钰的记忆中,W好像经常在晚上的时候坐在阳台上望着夜空。

    W没说话,端起放在一旁的药喝了两口,突然问道:“牧南枫走了?”

    白钰想了想,刚才她在厨房煎药的时候好像听见牧南枫说要留下来。

    “应该没有吧,他今晚好像住在这里。”

    W把空杯子放在桌上,面具下一双黑眸看不出半点情绪。

    白钰盯着W,犹豫了一下,说:“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心事呀。”

    W看了一眼白钰,戏谑地开口道:“你的异瞳还能还出我有没有心事?”

    白钰坐在旁边,双手撑着下巴,一脸单纯的开口,“这和异瞳没有关系。”

    “那你是怎么感觉出来的?”W问道。

    白钰盯着脚尖,“这个……就是感觉。”

    因为她时时刻刻都在关注他,想他,他说话的语气,嘴角上扬还是下撇,眼神是生气还是含笑,她都看在眼里,并且记在心上。

    所以,她才会看出来他好像有心事一样。

    W盯着白钰,轻笑了一声,“白钰,我问你一件事。”

    “嗯?”白钰看向W,点了点头,“你问。”

    W顿了一下,问道:“你们白家,现在还有多少人活着?”

    白钰浑身一僵,眼里闪过一丝犹豫,“这个……你问这个做什么呀?”

    有关白家的事情,白钰不敢随便说,虽然知道W可能也只是随便问问,没有什么恶意,但是……

    “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点好奇,想问问而已。”

    白钰想起父亲和家主的叮嘱,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

    “算了。”W见白钰犹豫,摆了一下手,“不方便的话当我没问吧。”

    他也没抱多大的希望白钰会回答自己这个问题。

    “抱歉。”白钰低头下头,小声的说:“阿爸和家主嘱咐过,这个不能随便说,我……”

    “没事。”W靠在椅子上,削尖的下巴扬了起来,“反正我也是随便问一问。”

    白钰点了点头,她看着W,想了一下,突然道:”其实,我们白家,现在没剩多少人了呢。”

    白家,本来就只是一个家族,人员最繁盛的时候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人,经历了被伪科学人的士迫害后,目前还在世的人更好了,而这十几二十年里,白家也没什么小孩子出生,细算下来,年轻一辈就是加上她也不足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