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仙宫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拜入凌天宗

第四百三十七章 拜入凌天宗

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最快更新仙宫最新章节!

    一个月的日子过得说快不快,叶天整日里没事就翻阅一些凌天宗独有的书籍,不过因为他现在还未入门,况且凌天宗这般的宗门等级规矩更是森严,他自知不便向刘子毅借阅那些功法书册,也就没有开口提及此事。

    不过叶天却隐隐发现刘子毅对自己态度有异,似乎先前在其师尊吴瑾瑜那里,吴瑾瑜的一番评价让他有些不悦。

    这刘子毅人品本是不错,但是面上稍有一丝狠戾之色,加上他的生长环境,在凌天宗就奉为天子骄子,因此争强好胜之心较重,这样的举动也是难以免俗,叶天倒是觉得无所谓。

    先前他明目张胆从那千足地龙之处渔翁得利,夺取内丹,最后还盗了刘子毅的天火神剑跟紫金葫芦,虽然不知刘子毅是否怀疑到自己身上,但是每每想到此事,叶天还是隐有愧疚之感的。

    抛开此事不提,让叶天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是这凌天宗招收弟子的方式。

    这凌天宗号称天下第一大宗,招收弟子的居然不限人数,不限修为,不限年龄,只要凌天宗需要招募弟子,掌教真人就会告知天下,所有想要修行之人都会趋之若附的前来。

    只要想要拜师之人的灵根资质不错,有培养的潜力,就能接受入门考验。

    甚至有一些散修或是家族的修士,有了一定的根基何修为,在凌天宗查清楚其身家背景,确认清白无误之后,即使资质跟灵根一般之人,凌天宗也是会收下的。

    不过这种人多数在凌天宗,终其一生只能成为一个外门弟子,一直到寿元耗尽。

    但是这类人往往心中也是清楚,自身的资质有限,即使没有加入凌天宗,去了别的宗门,也很可能是作为一名外门弟子终老,还不如入了这凌天宗,最起码面上也会好一些。

    更不用说加入了凌天宗之后,在世俗间的家人也会多了一层底气,至少一个家中有人在凌天宗内拜师学艺的家庭,外人是不敢相欺的。

    而且入了这凌天宗,以后还能凭借着这层关系,来引荐来家族中后辈前来的,若是家族中的后辈天资不错,最后能入了内门,他们也很有可能凭借着这层关系,得到筑基丹,来提升自身的修为境界,增加寿元。

    故而即使是凌天宗外门弟子晋升的希望渺茫,天下间还是许多人趋之若附的。

    这凌天宗号称天下第一大宗,弟子上万,内门弟子专注于修炼,衣食住行,琐碎杂事,都要有人专人处理。

    更别说这凌天宗占据了无数山峰,山间各种灵田,都需要大量的人手来打理。

    虽然这凌天宗招收弟子的方式看似粗犷,却自有其道理所在。

    入门考验即将开始,刘子毅早早将叶天送下了山,交代了一些注意之事,才返回凌天宗内。

    那《五行鬼魈御罘术》所记载的换骨变脸之术,随着叶天的多次使用,已经逐渐其要领,这次他按照刘子毅的要求,变幻成了一个唇红齿白,面容极其俊朗的少年。

    这次他的身份是燕国的一位皇子,他的名字叫姬辰风,连同其身上的穿着装饰,配饰信物,虽然比起一些修为高深的修士,稍显逊色,但是放在这些入门的弟子之中,却是贵气十足。

    这些东西都是刘子毅专门准备的,不知是以假乱真,还是刘子毅那边专门从燕国皇室那里寻来的。

    好在进入凌天宗拜师之人,不允许有外人陪同,不然单是一个皇子没有随从,就能让人看穿其中的祥瑞。

    叶天在山下一连等了数日,他寻了一处干净安静的地方独自歇息,生怕将自己的这身行头给弄脏了,到时候在众人面前穿帮。

    入门的日子临近,叶天能清楚的感受到原本布置在山中的幻阵被解除,整个山间的轮廓呈现出来。

    在进入凌天宗的山路上,开始有弟子下山前来引导跟戒备,并将那些世俗之人给驱离开来。

    山外来自天南地北的修士瞬间多了许多,叶天这才从林中出来,夹在人群之中一同上山。

    这山外到进山的道路悠悠漫长,即便是有修为之人走起来都是有些费劲,甚至叶天还瞧见一名是非财大气粗的世家子弟,动用飞行法器,立刻被凌天宗弟子赶了下去,让其进入人流之中,缓步前行。

    叶天笑看那人面露尴尬的进入人群之中,心中也不禁感叹,这天下当真是大,虽然先前上清教甚少有飞行法器,是因为周围门派都对其戒备,不愿意将这些法器随便出售给上清教的缘故。

    以至于上清教空有憾灵神木这等无价之宝,却不能发挥其效用,来起到武装师门的作用来,整个上清教只有申阳子一人有飞行法器。

    如今一个家族子弟,就随手掏出一把飞行法器,当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不过先前那吴瑾瑜对叶天所说的磨炼心性,他现在心中已经大致清楚了。

    毕竟甚少有人能跟他一般,获得如此机缘,能够修炼先人所留下强大的功法,绝大多数修行之人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稳步向前。

    以小见大,修行之路就如同眼下的漫长山路一般,终归是需要沉稳向前的。

    或许那吴瑾瑜的说法跟做法并非适合于自己,但是在眼下遭遇瓶颈的时候,叶天觉得这样去磨炼一下自身的心性,稳步走起,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在这山路上行了约有两个时辰,在山间道路的转弯之初,突然乍现了一处凉亭。

    偶尔有人停在凉亭前驻足,但还暂无一人敢进入那凉亭内歇息。

    对于修为在先天炼气往上的修士,这点点山路根本算不上,但是一些较为年轻的新修士,这段山路就让他们有些脚步困乏,见到这凉亭,就有些心志不坚之人忍不住想要进去休息一番。

    不过在其刚刚一踏入那凉亭,身形立刻消散,被传送到了山下,被等在山下的凌天宗赶了出去。

    这阵法只是普通的筑基期幻阵,叶天即便没有神识,也能看清楚个大概,那凉亭内是一个传送阵,不过这幻阵的障眼法虽然不是修为高深之人施展的,但胜在极其巧妙。

    每个进入凉亭的人,虽然是真身被传送到了山下,但在凉亭内,依旧能看见其身影,正在凉亭中悠然自得的休息。

    眼见如此景象,有人起头休息,立刻又有许多人中招,纷纷被传送到山下,失去了拜入凌天宗的资格。

    在前行的山路,每相隔一段距离,都会有已经凌天宗在站岗放哨,以防止有人捣乱,或是不遵守秩序。

    不过远处山间的一块石头上,几人的谈话倒是引起了叶天的注意。

    虽然他修为被封印,但是修炼《九转先天引星诀》带来的肉身五感变化,却没有丝毫的下降,那几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跟这山路上行进之人保持了一段距离,以便他们能看清楚这些上山之人的模样。

    不过这段距离寻常之人听不到,怕是只有结丹期的修士才能用神识探寻到,不过一个结丹期的高手,又怎么会拜入凌天宗呢。

    单是山下的那一块放置几千年的灵石,遇上结丹期的高手就会立刻发出声响,怎么可能在这里出现。

    不过这三人却是没有想到,这里偏偏就有一名不是结丹境界,还能将他们三人的对话听得真真切切之人的存在。

    叶天无法得知这三人的修为,稍有些遗憾,不过这三人既然能在远处观察这些上山的修士,很有可能就是负责招募弟子的负责人。

    想来修为一定在筑基中期之上,或许还有结丹期的高手存在。

    “丘长老,这次来拜入师门的人选,未免有些太层次不齐了,从后天炼气一重,到筑基中期,什么样的人都有。不知道师祖为何定下这等规矩,如此不设限制招收门人。”一名看着年龄不大的男子,看了一眼绵延不绝的上山众人,稍显不满的说道。

    “住口,当真是放肆。师祖的意思,岂是你这等愚昧无知之辈可以妄自评头论足的?既然是掌教真人吩咐我等来办理此事,定是有其深意,我等只管筛选出好的弟子入门就是。虽然这次前来拜师之人的质量的确有些良莠不齐,不过你也应该清楚,六年之前已经招募过一次弟子,如今还不足十年,天下间难有新的资质卓越之辈出现,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意料之中。”说话的是那被称作丘长老的老者,他对那男子的话语立刻严加苛责,不过其话里行间也略微透露出了对掌教真人此举的疑惑不解。

    “此事倒也不用计较那么多,这次掌教真人专门交代过,主要以挑选能进入内门的人才为主,修为倒是不甚重要,主要是看其资质如何,能否有成长为内门弟子潜力,所以那些资质平庸之辈,尽可让其打道回府就是。关于这次突然收弟子的原因,想来是先前北方那里突然灵气暴增,整个世间的灵气增强了许多,掌教真人是为了应付北方的无日宗,才这么吩咐下来的吧。”另一位年纪稍长的男子,一脸正色的说道。

    “我看若是按照这样的标准,这些人当中,能入内门的弟子,怕是不会超过三五之人。”那年龄不大的男子听了方才的话,再次看了看眼前的这些准备拜入师门的众人,言语不屑的说道。

    “话虽如此,但是你在筛选弟子的时候,一定要专注细心,莫要觉得那人修为不高,你就将其排除在外,既然掌教真人可能因为北方局势,才有此动作,这次你们定要细心筛选,若是出了任何问题,休怪老夫到时候无情,将你等交予执法长老处处置。”那丘长老厉声说道。

    “一切听从丘长老吩咐。”那二人见那丘长老态度认真,隐有怒色,立刻俯身答道。

    一旁的叶天听到这三人的话语,也是心下恍然。

    这凌天宗号称天下第一大宗,依旧不能免俗,修道之人披着一层华丽的修仙外衣,但是在为人处世之上,跟世俗之人又能有什么区别。

    那说话颇为放肆的男子,显然就是个轻浮之辈,想来应该是靠着自身修为不错,才被选入到凌天宗的内门中,让这样的人来筛选弟子,显然就是一件极其不负责之事。

    不过他对于这些筛选弟子,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是通过刘子毅举荐的,所以根本不用通过任何审查。

    许多宗门都有这种举荐之途,不过只有内门有话语权的弟子或者是宗门内的长老掌门可以来举荐,通常举荐之人都是较为特殊的,可能是别的门派的弃徒,外界的散修,或者是什么皇室或者世家的嫡系子弟。

    这种人虽然能享有一些特别待遇,但是如若长久没能借着这些特殊待遇来提高自己在宗门内的存在感,就会最终泯与众人。

    而且这种举荐之途,举荐之人往往都要担负风险,如果举荐之人所举荐的人出现了叛逃门派,欺师灭祖,盗窃物品等罪责,举荐之人都要跟其一同承担部分责任的。

    所以这举荐之途,即便是有这个权利,也不会轻易使用的,因为担负的风险较大,所以整个整个凌天宗内上万名弟子,举荐入门的不超过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