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大符篆师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新皇登基

第四百四十八章 新皇登基

作者:小刀锋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庄园之后,五个人聚在一起。

    单谷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进了王府之后到底又都发生了什么?”

    白牧野说了在王府的经历之后,单谷忍不住啧啧称奇起来,道:“他都那样提醒怀王了,看来那那群有封地的王爷,恐怕真的是要搞事情了。”

    白牧野点点头:“楚王意外倒台,其实就已经可能是打乱了齐王他们的部署,让他们削藩的心思提前暴露出来,这群王爷只要脑子没问题,就一定会想着要反抗。”

    彩衣点点头:“是啊,毕竟刚刚拥有封地没多久,就要被削藩,恐怕没人能接受这种结局。”

    林子衿道:“说到底,这件事还不是齐王自己惹出来的祸?”

    “算了,这件事和我们没那么大关系,有齐王这个高个的在那扛着,不需要我们操心太多。”单谷说道。

    “太子那里,我倒是有些担心。”白牧野轻声叹息。

    “没事儿,皇宫大内,也不是没有高手的。老皇帝虽然走了,但他强行续命那么久,不可能一点后手都不给太子留。”林子衿说道。

    其实这件事情,跟小白他们这群人真的没什么关系。

    楚王也好,怀王也好,从根本上来说,都算是意外。

    如果不是主动招惹到小白头上,小白怎么可能跟他们对上?

    跟太子私交再好,小白也不可能吃饱了撑的参与到国事当中去。

    因为这些,本就不是他喜欢的。

    不然哪里还有老刘什么事儿?

    彩衣忍不住在一旁吐槽:“所以说,小白你身上这气运,也真是神奇,好事儿是不少,但这主动找上门来的祸事,也同样很多啊!”

    单谷道:“只要最终的结果,没有伤害到我们,那就是好事。”

    司音在一旁听得有些头大,觉得这些事情简直太令人伤神了,她有点想大青了,主要是想摸大青的头。

    接下来的几天里,网络上关于怀王派人行刺小白的事情依然被讨论得很热烈。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渐渐对另一件事开始期待起来。

    太子登基!

    这才是真正一等一的大事。

    登基前夜。

    皇城内。

    多处地方,突然间有强大气息冲天!

    有超强武者在战斗!

    战斗很快波及到很多区域。

    所有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此时此刻,各国使节也早已经来到这里。

    同时伴随着的,是各国的密探,都疯狂的往皇城方向涌去。

    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新皇登基前最后一个深夜。

    一份公告,十分突兀的从祖龙帝国办公厅发出。

    “怀王、鲁王、越王、燕王四位亲王,连同十位郡王密谋叛乱。被发现之后,负隅顽抗,怀王当场被擒,鲁王反抗被杀,越王和燕王畏罪自杀,十位郡王当中,有七位被生擒,三位反抗被杀!”

    这消息一出,天下震惊!

    与之相比,之前白牧野跟怀王的冲突,根本算不上什么了。

    甚至就连太子明天登基的新闻,都被这可怕消息给压下去了。

    别说祖龙帝国,就连另外两大帝国的人也全都被惊呆了。

    祖龙帝国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些亲王真的是叛乱?

    不是被诱到帝星一网打尽?

    他们疯了吗会在这种时候造反?

    整件事的水简直深到不可测地步!

    但整个祖龙帝国,却并未因此人心惶惶。

    因为齐王和太子这边的动作,实在太快了!

    快而且狠!

    这些亲王和郡王的封地上,他们那群手下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突然间出现的超级强者和大股部队给镇压了!

    甚至没人知道那群人到底什么时候埋伏在那里的!

    作乱?

    不存在的。

    军神李彧出手,哪里会给别人喘息的机会?

    齐王也在多年之后,终于再一次展露出自己超强的军事能力和狠辣无比的铁腕!

    皇宫的地牢里面,怀王整个人如傻如痴,虽然被五花大绑,面上又血迹斑斑,但整个人像是毫无知觉一般。

    被擒的那七位郡王,也大抵都是这种表情。

    李彧进了地牢,里面八位王爷的眼神瞬间全都落到他身上。

    “为什么?”怀王几乎瞬间就从如痴如傻的状态中回魂,一双眼死死盯着齐王,“为什么会这样?你究竟什么时候知道的?”

    齐王同样冷冷盯着他,和其他人。

    “问我为什么?”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

    “那天我有没有接连提醒你收手?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跟你说,收手吧!收手吧!”

    “你以为我说的是白牧野和林子衿?那两个小家伙,你要真能把他们给弄死,算你本事!”

    “说不定本王还会佩服你能耐!”

    “可你听我话了吗?”

    怀王声音嘶哑,不敢置信的看着齐王:“所以你当时提醒我,是让我在这件事情上收手?”

    齐王冷哼一声:“你真以为人家手里没证据?你为了收买海城伯,派人刺杀白牧野跟林子衿,你真以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这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怀王一脸激动,一双眼都快要瞪出来那种,看着齐王,“我们的密谋,他们怎么可能会知道?”

    齐王耸耸肩:“你问我,我问谁去?他们知道的事情多了。”

    怀王:“……”

    剩下那七名郡王,尤其是飞仙郡王心中充满悔恨。

    之前他还让郡王府世子去试探过白牧野,如今想来,他就像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

    人家心里面指不定怎么嘲笑他们这群白痴王爷呢。

    齐王一脸痛心的看着这群人:“我知道削藩会让你们当中的人生出反抗之心,但我没想到,四大亲王,十大郡王,嘿,真是厉害,你们竟然这么多人联合在一起……就只有三个郡王没参与但也知道你们的心思,哈哈,哈哈哈!我们李氏皇族骨子里的血液,还真是刚啊!”

    “还不是都怪你!”怀王一脸激动的咆哮起来,声音嘶哑,表情狰狞,怒吼着:“若不是你,我们怎么可能沦落到今天这地步?”

    “怪我?”齐王呵呵冷笑起来,“就凭你们这群垃圾?跳梁小丑一般!还想造反?你们也真敢想!当年我推动分封,目的不过是为了让我那皇兄知道,我有这能力!至于分封之后的利益,哈哈哈,你们真觉得我一个一心武道的人会在乎这个?还有,当年我能将这件事推动起来,今天我就能一只手把你们按在这尘埃里!”

    “你们当自己是什么?天潢贵胄?就你们最聪明,人中最优秀?多天真呐!”

    “为了做戏,一个个还敢光明正大的跑到帝星这里来。是不是觉得你们的那群手下,都特别厉害?一定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实施斩首行动?想在登基庆典上动手?”

    “你们以为孤……是聋子是瞎子吗?”

    “你们以为我这准帝境界是大白菜?”

    “你们觉得宫中那些供奉都是摆设?”

    “无知不是错,可无知到你们这种自寻死路的地步,我也只能道一声佩服。”

    怀王死死瞪着齐王,如果眼神能杀人,齐王恐怕早已经死了千百次。

    他咬着牙道:“怪就怪我不够狡猾,白牧野跟林子衿那两个贱民,竟然配合你演戏,骗过了本王……”

    “配合我演戏?白牧野那混账东西分明就是想让本王给他擦屁股!他不想往死里得罪皇族,想把这锅甩到本王身上!你们知道个屁?他背后的家族,别说你一个亲王,就算是本王都不想去招惹!”

    齐王骂了一句之后,重重叹息一声,目光从这群人身上一一掠过。

    “说实话,本王不想这样。”

    “分封是本王跟皇兄之间的游戏,但你们……或是你们的父辈,都当真了。”

    “这是本王的错。”

    “所以本王曾想过,若你们乖巧懂事知进退,定许你们一世富贵。削藩之后,也自会对你们进行补偿。至少你们在场这些人,包括死去那些,拿一个世袭罔替的****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惜,你们太贪了。”

    “这人间荣华,你们都已享尽,为什么还偏偏想要更多?”

    “是不是非要把这帝国拆散,变成你们的诸侯国才会满意?”

    这时候,一名老郡王嘶哑着声音开口了:“变成诸侯国,下一步就是相互征伐、吞并,谁不想成为高高在上的皇帝?李彧,你不想吗?”

    这名老郡王的辈分很高,比齐王还要高一辈。

    齐王看他一眼,笑着摇头:“王叔,说真的,我不想!或许,我曾经想过,但现在不想了。一旦这帝国变成一个个的诸侯国,你当神圣和沧海两大帝国是摆设?这次是我们的反应足够快,准备也足够充足,才能在最短时间,将你们造成这场叛乱死死压制住。”

    “以至于那两大帝国那边,根本就没能反应过来!你们明白吗?”

    “如果太子登基受阻,我们需要大量时间平叛,另外那两大帝国,你们觉得他们真的是吃素的大象?他们都是食人的老虎!是豺狼!是专门抢人猎物鬣狗!”

    “就你们这点智商,深宫大院呆久了的人,终日沉迷于享受,还想玩诸侯国相互吞并这种事儿……你们配吗?”

    那老郡王惨笑道:“成者王侯败者寇,李彧,没什么好说的,给我们一个痛快吧,但罪不及妻儿……”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齐王看了一眼那老郡王,“同室操戈,是你们先选的!”

    老郡王先是死死盯着齐王,目眦欲裂,良久长叹一声,点点头:“对,我们选的,我认。”

    “太子明天登基,不宜血腥……”齐王说道。

    怀王等人忍不住瞬间抬起头,一脸希冀的看着他。

    “所以,所有事情,都止步今晚吧。”齐王道。

    一群人瞬间露出绝望之色。

    “你们各自的家人,直系斩立决,旁支流放资源星球。”齐王脸色平静的看着这群人,“至于你们,一杯毒酒,都安心去吧。”

    说着,也不愿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李彧!你不得好死!”怀王终于彻底崩溃了,冲着齐王背影疯狂咆哮道:“我们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

    齐王脚步顿了一下,没停留,也没回头,淡淡说道:“你看不到。”

    登基前夜,血流成河。

    但齐王处理得太快,准备太充足,手段也太狠。

    所有亲王和郡王的封地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已被镇压。

    所有这个夜晚,除了一开始传出一些动静,以及深夜那份震惊天下的公告之外,没有再生出任何波澜。

    相信这一夜之后,铁血摄政王的名声,必将再次传遍天下。

    凌晨三点。

    皇帝书房的木椅上,李英和齐王两人相对而坐。

    太子李英精神抖擞,穿着一身常服,看着齐王,说道:“王叔,谢谢您!”

    “不用谢我,祸是我惹出来的,自然要我来平。若实在想要谢我,就成长的再快一点,尽早让我卸掉这摄政王的担子,我累了,也倦了,想去追寻我的帝路。”

    李英看着齐王,忽然笑道:“其实我也希望王叔早点可以去追求自己的事情呢,这样我心里面也能轻松很多。”

    齐王笑笑:“你这小子,倒是坦诚,过去倒有些小看了你。单凭这一点,你就比你那三弟强很多。”

    李英脸上露出一丝羞赧,低声道:“侄儿还不是依靠叔叔才坐上那个位置的……”

    齐王轻声叹息:“那个位置,可不好坐,如今这场风波看似平息,可实际上,这一次,白家有多少人参与进去?林家有多少人参与进去?这些你都是知道的。但这些人,现在却动不得!”

    “白家有一尊女帝坐镇,林家……同样是帝国基石,所以英儿,别看你坐上皇位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可这未来,依然任重而道远啊!”

    李英点点头:“我明白的。”

    “白牧野那是一只纯粹的小狐狸,本王也好,还是你父皇也好,都不怕这些亲王郡王们作乱,但却怕他啊!”齐王轻轻叹息,鬓间白发看上去尤为显眼。

    这位曾经的帝国青年军神,也被这无休无止的政务折磨得疲态尽显。

    李英看着齐王:“王叔,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如此忌惮小白?他就算天赋再强,修为再高,可终究也只是一个跟我一样的少年啊?而且我了解他,他真不是那种野心勃勃之人……”

    李英说着,站起身,给齐王添了一杯茶:“如今还有几个时辰,我就要坐到那位置上,王叔难道还不能给我交个实底吗?”

    齐王笑笑,端起这杯茶,轻轻喝了一口,笑了笑:“你父皇给我倒过茶,如今你这即将成为皇帝的人,也给我倒茶,这种殊荣,整个帝国,怕是只有我一个。”

    李英笑道:“王叔喜欢,侄儿永远给您倒茶。”

    齐王不置可否,然后轻声道:“有些事情,也的确需要跟你交代一下了,我们之所以忌惮白牧野,是因为……”

    听过之后,李英眼神中并未出现什么忌惮的表情,反倒笑道:“就这?”

    齐王看他一眼:“很多事情你都不懂,以后等你什么时候接触到,你才会明白。”

    李英想了想,道:“或许王叔说的有道理,不过我相信他。你跟我父皇一样,都说人不可尽信,尤其身为帝王,更不能轻信别人。道理我懂了,我也不会轻信别人,但我却相信小白不会那么做。即便他真有那个能力,也不会那么做的。”

    “希望如此吧。”齐王看着他,“但我还是要啰嗦一句,王叔老了,也想去追寻自己的道,所以不能一直在身边护着你。那白牧野,你可以信任,也可以重用,但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让他远离朝政!”

    “这个,应该不需要我说什么,就算我求他,他也不会管这些事儿的。”李英说道。

    “好,记住王叔今天的话。”齐王说着,缓缓起身,“盛典即将开始,忘掉今晚这一切,好好做好你的帝国皇帝!”

    他的话看似矛盾,但李英却听懂了,冲着齐王,深施一礼。

    “哦对了,回头,把林白两家参与此事者的名单,给他一份。”

    走到门口的齐王,顿足说道。

    “这是……”

    “他若回头管了,便是真当你是兄弟。”齐王淡淡道:“若不管,便说明家族在他心中更重要,而不是是非。”

    “他管了如何,不管如何?”李英问道。

    “管了无需我多说,不管,你就当卖他一个人情吧。”

    齐王说完,走了。

    大年初一,凌晨五点半。

    吉时!

    帝国太子李英,登基大典,正式开始!

    巍峨雄壮的皇宫里面,无数台全息摄像机已经开启。

    面对祖龙帝国、神圣帝国、沧海帝国同步直播!

    不管昨天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今天这场庆典,却充满祥和气息。

    太子李英,身着盛装,头戴冠冕,出现在满朝文武面前。

    摄政王李彧,亲自主持这场加冕仪式!

    帝国首相孙彦,带着百官,坐在最前方左侧阵营当中。

    武将阵营在右侧,一群肩上将星闪烁的将军身形笔直的端坐在那里。

    那些人,才是整个祖龙帝国的真正底蕴所在!

    皇帝近卫的三大军团并未归来,但此时此刻,肯定也都在关注着这场加冕仪式。

    另外两大帝国的大量使节,在文武百官阵营后面。

    这群人一个个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心情却复杂得要死。

    多好的机会啊!

    一个能将整个祖龙帝国拆散的机会,就这样被他们完美的给错过了。

    他们当中甚至有人已经提前得知新皇加冕的仪式上,那群亲王和郡王会起事,甚至已经在暗中推波助澜……

    可谁都没能想到,向来以刚愎自用、神经病著称的齐王,竟然化身老狐狸和猛虎,在登基前夜,将这件事彻底镇压下去。

    很多人也都注意到,在这件事情当中,还存在着一个看上去挺不起眼的人——白牧野!

    就是这个年轻人,楚王因为他彻底倒台,怀王也因为他被人抓到马脚。

    有些事情,发生之前是秘密,但发生了之后……就不再是秘密了。

    怀王因为海城伯儿子的事情,派人刺杀白牧野,结果被白牧野强力反击,然后又配合齐王演了一场大戏,彻底骗过了怀王,也骗过了其他那些亲王。

    不然的话,就算齐王依然可以镇压他们,但会不会那么顺利,真的不太好说。

    那个姓白的小子有毒!

    很多人心里想着,忍不住往一旁的嘉宾席位看过去。

    在嘉宾席的中间,不算太显眼的地方,那个不知不觉间影响了帝国走向的年轻人,正一脸认真的目视前方,那张极为英俊的脸上,还带着一抹开心的笑意。

    若不是知情者,谁敢相信这样一个年轻人,竟在不知不觉间,做了那么多事情?

    回头一定得多多留意这人!

    白牧野跟林子衿、姬彩衣、司音和单谷这些人原本在嘉宾观礼席上的位置并不突出。

    这样一个古老的帝国,有资格前来观礼的人多了去了,无论年龄还是资历,这几个年轻人正常情况下都不应该坐在这里。

    所以即便他们坐在中间,但依然非常扎眼。

    因为身边那些人,几乎随便哪个,都没有小于五十岁的。

    关键白牧野长得也太帅。

    不管坐在哪,他所在的地方,都是中心。

    即便是端坐在那张龙椅上的李英,透过大殿敞开的门,望向广场,也能一眼看见小白。

    齐王还在致词,现场正在直播,气氛庄严且肃穆。

    但李英却是忍不住,在跟白牧野眼神对视的瞬间,露出了一丝笑容。

    老大:我相信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