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最狂弃少 > 第688章 不辜负好人

第688章 不辜负好人

作者:巅峰的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SWAT突击小组冲进总统套房,看到客厅里九具尸体东倒西歪。

    楚公子死了。

    楚公子的七个保镖死了。

    带老冰来丽思酒店那刀疤男也死了。

    唯独苏昊消失不见。

    肖俊生的人搜遍酒店,没把苏昊搜出来。

    深夜。

    苗建国赶到金陵,在医院里见到老冰、韩锐。

    “苗队,是我害了昊子。”

    躺在病床上的老冰快恨死自己。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你安心养伤,这件事,上面会酌情处理。”苗建国说这话的同时在心里叹气。

    无论上面怎么处理,龙炎都会损失两个好苗子,尤其苏昊,前途无量,却一怒之下枪杀那么多人,谁都保不了那小子。

    希望那小子一直平平安安。

    苗建国平生头一回为犯下重罪的人祈祷,在他看来,被苏昊杀死的人,都该死。

    京城。

    紫禁城角楼里举行的饭局上,居中而坐的英俊男人接了个电话后,皱起眉头,使在座其他人收声,噤若寒蝉。

    “洪老,明天你派人把我精心挑选的礼物送给嫣然,并替我向嫣然表达歉意,就说我有急事去金陵,不能为她过生日了。”

    居中而坐的男人吩咐了一句。

    “是!”

    一位老者无声无息出现在英俊男人侧后方,恭敬欠身。

    人们好奇,在京城只手遮天的生猛存在,为什么突然要去金陵。

    “有人杀了我表弟。”

    英俊男人道出缘由。

    人们惊愕,难以置信。

    香江。

    坐落于半山腰面朝大海的顶级豪宅里,传出花瓶砸碎的声音。

    偌大客厅,十几人战战兢兢低下头,不敢与砸碎花瓶的老头儿对视。

    “马上给我派雇佣兵去抓行凶的小畜生,我要亲手打爆那小畜生的头,为我孙儿报仇!”老头儿吼众人。

    几个魁梧汉子慌忙点头。

    金陵。

    城外的山上。

    苏昊站在山顶,凝望灯火阑珊的城市。

    杀死楚公子后,苏昊从天花板上的通风口离开房间,再从电梯井进入地下车库,然后趁夜色掩护离开酒店。

    机动部队的封锁,根本封不住苏昊。

    这厮不强闯,是不愿杀太多的无辜人,也避免为苗建国带去更大压力,毕竟苗建国把他带入龙炎。

    如今他搞出这么大的事,苗建国多半要负连带责任。

    “苗队,对不起了。”

    苏昊呢喃。

    嗡!

    手机震颤。

    苏昊纷杂思绪被打断,掏出手机,来电号码不陌生,是两个多月前在潇湘楼塞给他银行卡那哥们儿。

    失去超凡之身的他,记忆力仍很强,那哥们儿写在纸条上的手机号,他看一眼就记住。

    林峰。

    那哥们儿的名字。

    父亲林耀祖,是煤老板。

    进入龙炎这段时间,他仔细梳理了一下“苏公子”的家世和人际关系,所以对林峰有所了解。

    “喂……”

    苏昊接电话。

    “昊子,我下周日结婚,你无论如何都得到,要不是你结婚结到我前边,铁定让你做伴郎。”

    林峰话音传入苏昊耳中。

    这个林峰丝毫不在意“苏公子”的悲催遭遇,也算重情重义之人,苏昊想罢,道:“我尽量抽时间回去。”

    林峰笑道:“汇宁市局我有认识人,听说因为你小子身手好,被军方征调了,先恭喜你,等你回来,咱们好好喝一顿。”

    “到时候看情况。”

    苏昊说着模棱两可的话,接下来他必然被通缉,若非欠着林峰二十万,绝不会接这个电话。

    那二十万,他一分没动,本打算把卡剪掉,然后让林峰去银行补一张卡,从此两人再无瓜葛。

    可老冰出事后他决定先把这二十万给老冰的妹妹。

    “不能看情况,你必须喝,好了,先不说了,正开车呢,前面查车,我得挂了。”林峰挂电话。

    苏昊撇嘴,略显无奈。

    …………………

    金陵医院。

    遭受折磨的刘青青反复要求见她哥,甚至为此情绪失控,又哭又闹。

    经过医生请示,刘青青获准探望她哥,最终在楼上病房看到刚刚做完接骨手术四肢打着石膏的哥哥。

    “哥……”

    刘青青自认害了哥哥,哭了。

    “别哭,三个月后,哥照样能走能跳,你不是一直想看看大海吗,等哥好了,带着你,带着咱爸妈,也去海边度个假。”

    刘冰说着话挤出笑脸,不想妹妹为她难过。

    “哥,我对不起你。”

    刘青青伏在刘冰胸膛上,泣不成声。

    刘冰很想抬手,为妹妹抚去脸上的泪水,可他的手动不了,也不知再说什么,妹妹已经长大,已非曾经的懵懂小女孩,不是几句善意的谎言就能哄好。

    随意射杀两人,无论他出于什么目的,都得上军事法庭,他想到乡下年迈多病的父母,想到承受苦难的妹妹,忍不住叹气,眼角有泪珠淌落。

    “是哥哥没本事,让你和爸妈受苦受难。”

    老冰痛苦自责。

    刘青青直起身子,哭着摇头。

    “青青,你是咱们家唯一的希望,答应哥,一定要好好的。”此时此刻老冰很担心妹妹想不开。

    泪流满面的刘青青使劲儿点头。

    病房门被推开,负责守着病房的配枪警卫对刘青青道:“五分钟到了。”

    “哥……”

    “别哭了,好好的。”

    老冰强忍泪水叮嘱妹妹。

    刘青青被警卫带出病房。

    这妮子回到自己的病房,嚎啕大哭。

    护士劝不住,叫来医生。

    医生不得不为刘青青打一针镇静剂,打针之后,两天两夜没合眼的刘青青,不知不觉睡过去。

    凌晨两点多。

    做了噩梦的刘青青惊醒,下意识扭头,看到床头柜上多了一张纸,纸上还放着一张银行卡,她诧异起身,拿起纸和卡。

    “青青,卡上有些钱,应该够你完成学业,以后不要再分心打工,好好学习,不要对生活失去希望,只要你努力向上,就会出人头地,只要你内心光明,就会看到一个光明的世界。”

    刘青青读出纸上的文字,读到最后心酸落泪,一连串悲惨遭遇几乎使她对生活绝望,想到自杀。

    关心你的人。

    这五个字是纸条末尾落款。

    刘青青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悲痛,有人关心她,也有人需要她的关心,如哥哥所言,她得好好活着,不能辜负这些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