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狼抬头 > 第0698章 大势已去

第0698章 大势已去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辉虽然身上匪气很浓,但实际上个人素质和一般人比,也强不到哪里去,跟巴图和阿古拉更没法比,所以,当田笔盖这两百多斤肥胖身子压下来,阿辉就感觉背上压了块大山似的,喘气都困难。

    “tm的,还想箍住我?”

    阿辉脸色涨红,左手卵足了力气去掰田笔盖呃手,另一只手则是调整角度,死死攥着手机的微冲。

    “哒哒哒哒”

    田笔盖一直防着他拿着抢的右手,所以,阿辉没有射击角度,一连串的子弹全打空了,射在路边的土坡上。

    “草!”

    阿辉被掐得大脑缺氧,他两眼猩红,拼了命的用脑袋去顶田笔盖的后脑勺。

    “嘭”

    田笔盖下巴被顶了下,脑袋有些晕眩,下意识的松开些许双手。

    “唰”

    阿辉身子一缩,翻到旁边攥着微冲就要再打。

    也就在这时,后边的阿卜杜带着三四个士兵已经冲了过来。

    从阿卜杜的位置看过去,只能看见阿辉的背影,距离后者不到十米远,而此时,阿辉已经站起身,手里端着抢,正准备开抢。

    “唰”

    危机时刻,阿卜杜顾不得多想了,棱着眼珠子,抬手冲着阿辉的背影就扣动扳机。

    “哒哒哒哒”

    一梭子子弹过后,阿辉身子骤然颤动了几下,他瞪大着眼珠子,耳朵鼻子嘴里开始溢出鲜血,紧跟着,身子一歪倒在水坑里。

    阿辉的背上,臀部,大腿部位,起码中了七八千抢。

    不只是阿卜杜开抢了,见到他开抢,他爸身边的几个士兵也开了抢,因而几杆微冲扫射之下,阿辉直接就被打成了筛子。

    浑身多处贯穿伤,眼下他这种伤势,即便立马送到医院,也抢救不了了。

    “嘭”

    阿辉倒在水坑边,神情不甘地望着湛蓝的天空,“我张耀辉枪林弹雨七年,没死在国内,倒折在这鬼地方了…”

    自此,跟随孔韬多年,是孔韬在L国这边的一哥的阿辉当场被乱抢打死,年仅三十二岁。

    …几分钟后,另一个头目,阿辉的副手阿超也当场被打死。

    阿超临死前还想威胁阿卜杜,但阿卜杜根本不吃他那一套,果断指挥下边人干死了阿超。

    阿辉阿超这两人一死,剩下的几个还在负隅顽抗的小暴民更不足为虑。

    打死的打死,投降的被活捉,局势就是一边倒。

    两分钟后,阿卜杜指挥众士兵将受伤的田笔盖和齐铮坤抬上军车。

    “嗡嗡”

    很快,几辆军车载着俘虏启动,领头的军车内,阿卜杜扭头看着身边一名黑皮肤的平头青年,压低了声音,急促地说道,“Mulin,takethesetwoto38goetheroadinmubeidistrict,speedup(穆林,把田笔盖他们俩带到穆北区歌德路38号,速度要快!)”

    阿卜杜的心腹穆林一愣,“Sir,whatdoyoumean(长官,您的意思是?)”

    阿卜杜眼睛有点红了,沉声喝道,“DoasIsay!Thesetwope…(照我说的去办!这两人不能还给关九,否则我就被动了!)”

    听到阿卜杜这么一说,穆林顿时会意。

    阿卜杜低声说道,“Yougetoutofthe…(你马上下车,带着田笔盖和齐铮坤去歌德路!)”

    “Yes!”

    穆林点点头。

    大约半分钟后,穆林带着几个士兵,将田笔盖和齐铮坤两人押上另一辆军卡,随即与阿卜杜分开,准备往歌德路赶去。

    与之同时,教堂北路的公路上,两台车,一台军用卡车,领头一辆车头插着L国国旗的别克轿车正缓缓冲阿卜杜的军车方向驶来。

    别克轿车距离阿卜杜的军车尚还有三百多米的时候,就开始鸣笛,示意军车停滞。

    军车内,阿卜杜望着那缓缓驶来的别克轿车,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关九这人,我一直以为他是个闷葫芦,没想到心思还挺细的啊。”

    军车内,一众阿卜杜的士兵望着越来越近的别克轿车,一时间都把目光望着阿卜杜。

    “停下吧。”阿卜杜摆摆手。

    “嘎吱”

    军车停滞,十几秒后,别克轿车在阿卜杜的车队前停滞,紧跟着车门打开,关九陪着一名穿着笔挺的军装,带着军帽皮肤略黑脸色严肃的中年男子下了车。

    同一时间,阿卜杜也下了车,嘴角挤出一丝笑容看着关九。

    关九看了眼不远处岔道口的一台军车,笑吟吟地冲阿卜杜说道,“我兄弟都在那台车上吧?他们都还好吧?”

    阿卜杜看了眼关九身边脸色严肃地中年男子一眼,笑着上前一步,主动伸出手,“穆恩处长,你好你好。”

    穆恩闻言,象征性的伸手与阿卜杜握了握手,姿态上,颇有些倨傲。

    阿卜杜却不敢有一丝的不满。

    这个穆恩阿卜杜认识,乃是军w保卫处的。

    论衔级,这个穆恩跟阿卜杜算是平级,但保卫处确是阿卜杜的直管部门,类似地方的纪w这种部门。

    对阿卜杜来说,地方上哪怕来一个封疆大吏,阿卜杜也不用太顾忌对方的脸色,但军w保卫处的人来了,他惹不起。

    想都不用想,这个穆恩自然是哈桑帮关九介绍的,也都是易九歌的安排。

    “好,好好!”阿卜杜一点也不脸红的冲关九说道,“关老弟,你来的正好,你的几个朋友正好伤得挺重的,我正准备将他们先送去就医呢。”

    “呵呵,谢谢,就不劳杜哥了。”关九冷冷一笑,指着不远处的军车喝道,“把我兄弟都叫过来吧,我亲自送他们去医院。”

    …与之同时,国内w市内。

    阿超临终前拨通了孔韬的电话,所以孔韬此刻很清楚l国内的状况,知道阿超阿辉都死了。

    孔韬在自己的别墅内,独自喝着酒,一晚上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正当孔韬筹谋着接下来该怎么整君豪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孔韬掏出手机一看,是禹民顺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