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盖世双谐 > 第三十七章 雷不忌

第三十七章 雷不忌

作者:三天两觉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比武?”黄东来听到这话,复又将那黑脸汉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疑道,“您是哪位啊?我认识你吗?”

    黄哥也是老谋深算,他没有第一时间否定自己“孙亦谐”的身份,而是先问问题,想套取对方的信息。

    没想到那黑脸汉子也是直来直去,当即回道:“我叫雷不忌,你不认识我,不过我可听说过你。”他顿了顿,接道,“我刚才已经问过掌柜你住哪间房了,所以你也别装了,你就是杭州孙亦谐对吧?”

    “呵……”黄东来还是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笑道,“就算是……我又有什么理由要跟比武呢?”

    “呃……”被他这么一问,雷不忌还真愣了一下,憋了会儿,才憋出一句,“因为我也想参加少年英雄会。”

    “什嘛?”黄东来一挑眉,后退半步,又盯着对方那张看起来像是三十几岁的脸看了两眼,接道,“兄弟,您贵庚啊?”

    …………

    啪啪啪——

    片刻后,一阵打门声将孙亦谐从睡梦中吵醒。

    他忍着宿醉的头疼,迷迷糊糊、摇摇晃晃地来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

    门一开,黄东来就毫不客气地走了进来,和孙亦谐擦身而过时,他还随口道了句:“孙哥,来客人啦。”

    孙亦谐还没反应过来呢,黄东来已经进屋坐下了,同时,还有一个黑脸汉子也跟在黄东来的身后,一同走了进来。

    “喂喂……这一大早的干嘛呢?说进我房间就进我房间啊?”孙亦谐转头看了看两人,随后又看向黄东来,指着雷不忌道,“还有……这谁啊?”

    “首先……”黄东来坐定后,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边倒边应道,“……现在都他妈快中午了;其次,孙哥你看看清楚,这里是我的房间,你的在隔壁;其三……这位兄弟叫雷不忌,刚才堵你房门口被我遇上了,他说他要跟你单挑,如果你输了,就请你把参加少年英雄会的资格让给他。”

    “哈?”孙亦谐听完这话,小眼一眯,朝雷不忌一扫,接着便问了句黄东来刚才问过的话,“兄弟,你几岁了啊?”

    雷不忌还没回答,黄东来就抢道:“十六。”

    这俩字儿一出口,吓得孙亦谐往后一个大跳,眼睛都瞪大了:“这他妈是十六?”

    “是啊。”雷不忌这人特别耿直,他还以为对方这句真的是个疑问句,当即答道,“我今年春天就满十六了,刚好到了可以来参加少年英雄会的年纪。”

    “嚯~”孙亦谐看着对方,不禁吐槽道,“兄弟你这发育得有点好啊,青春期直接对接更年期啊……”

    雷不忌听不明白什么更年期不更年期的,他也不在乎,几句话一说,他又绕回来了:“你就是孙亦谐吧?那好,来跟我比个武呗,我赢了你就把参加的资格让给我。”

    “呵……”孙亦谐都被这货逗乐了,他笑了笑,回道,“兄弟,且不说那比武的事,退一步讲……就算我肯主动把参加英雄会的资格让给你,那组织方也不一定同意你参加啊。”

    “这我刚才都跟他讲过啦~”黄东来这时插嘴道,“我说这次的邀请名单是各大门派一起定的,就算名单上有的人没来,也只会视为弃权,不能找其他人代替出席;但他说,你孙亦谐是那沈门主‘特邀’的,本来就不在名单上,他只要打败了你,就能证明他比你更有资格参加。”

    “没错!”雷不忌接道,“就是这么个理儿。”

    “毛!”孙亦谐张口就毛,毛出口的同时才开始思考怎么反驳,“照你这么说,你新婚当夜,我抢先把你媳妇睡了,是不是证明我比你更有资格娶你媳妇?”

    他这个例子举得非常流氓,而且还偷换概念,但忽悠忽悠雷不忌那智商已足够了。

    “呃……这……”雷不忌被他这么一喝,也是无言以对。

    孙亦谐一看对方被他唬住了,心中冷笑,乘胜追击:“再说了……‘英雄’就只看武功的吗?比武赢了你就更有资格称英雄?那随便什么邪魔歪道只要武功好的就都能来参加少年英雄会了咯?”

    雷不忌被他问得哑口无言,一张黑脸憋得黑中透紫,显是羞愧难当。

    “我……我……那算了,告辞……”雷不忌憋了一会儿,实在不知道说什么,竟转身要走。

    “慢着!”但孙亦谐却叫住了他,“先别忙,我还有话问你。”

    这一句话之间,雷不忌都已经走到门口了,但人家叫他,他不可能假装没听见跑路……于是,他只得低着头,背对孙亦谐,低声道:“你……还有什么事?”

    这一瞬,孙亦谐脸上那笑容之中,忽生出几分厉色:“是谁告诉你,我是由沈门主‘特邀’而来的?”

    别看孙亦谐平时没个正型,但在这种可能危及到自己的事情上,他的心思颇为细密——方才,根据黄东来的描述,孙亦谐被特邀的事是由雷不忌自己主动讲出来的,但这件事,按理说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晓,又怎么会落到雷不忌这么个愣小子的耳朵里?

    这个疑点如果不问清楚,孙亦谐是不会轻易让对方走的。

    “啊?”雷不忌被他一问,也是露出了迷惑的表情,他转过脸来回道,“这事儿大街上都传开啦,谁都知道啊。”

    “什嘛?”孙亦谐闻言,当时就跟黄东来交换了一下眼色,随即又对雷不忌道,“怎么个传法?你说说清楚。”

    雷不忌耿归耿,但礼貌他还是懂的,知道自己也不能一直背对孙亦谐他们说话,所以这会儿又有些扭捏地转过身来,接着说道:“我在饭馆儿里吃面的时候,就听见周围那些武林中人、店小二、一般的客人、还有街边说书的先生……全都在说着你俩昨夜‘大闹不归楼’的事儿,其中就有一段儿提到你其实并不在这次大会的邀请名单里,而是由沈门主亲自登门邀请的。”

    “卧槽?”

    “卧槽?”

    此言一出,孙亦谐和黄东来两人异狗……哦不……异口同声地从嘴里蹦出了这么两个字,连语气都是一样的。

    “不是吧……连我都给说进去啦?”黄东来这下也紧张了起来,“那他们除了说孙哥,有说我什么事儿吗?”

    “有啊。”雷不忌道,“就说蜀中黄门少主文武双全,才高八斗,将那智仙阁的‘小德祖’比得甘拜下风,甚至想拜你为师。”

    “哦?这评价倒还蛮中肯的嘛。”黄东来一听这话,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有人吹自己,忧的是被捧太高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滚~”孙亦谐白了黄东来一眼,“讲一‘龟兔赛跑’你就才高八斗了?你要不要脸?”他也没打算等黄东来还嘴,直接又转头对雷不忌道,“诶,兄弟,那他们是怎么说我的?”

    雷不忌回道:“说你是杭州鱼市巨子,人脉财力难以预估,武功学识高深莫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连厨艺也能让‘南厨王’忌惮三分……只是你为人低调,在江湖上不显名声,所以沈门主才力排众议,亲自屈尊到杭州请你赴会。”

    “哈!”孙亦谐听完,脸上的表情比黄东来还得意,“这话说得……稍微有点过誉了吧。”

    “‘稍微’?‘有点’?”黄东来刚才听雷不忌描述的时候就差点儿把嘴里的茶喷出来,这会儿听到孙哥如此大言不惭的回应,实在是忍不住吐槽道,“孙哥你那护身宝甲送给我算了,我看你凭这脸皮就已经刀枪不入了吧?”

    紧跟着他俩又是一通骂街般的交流,各种现代人的黑话俏皮话,听得雷不忌一愣一愣的。

    过了会儿,还是黄东来先想起来边上还有个人呢:“这位雷兄弟,我看你呢……也不是什么坏人,就是有点儿浑浊蒙楞;今儿这事我们也不跟你计较,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江湖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这个样子是要吃亏的,以后凡事还是多留个心眼儿。”

    一秒后,孙亦谐怕他说得还不够清楚,又补了一句:“简单说就是让你以后别那么傻不愣登的乱闯,今天要是换了别人你可能已经被砍死了。”

    他们的话虽糙,但道理是对的。

    如果孙亦谐和黄东来真的跟外界传得那么厉害,那他们就不是随便来个人都能挑战的了,别说挑战……挑衅都不行。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并不是说你初生牛犊不怕虎、啥都不懂……别人就有义务让着你;如果那样的话,那么那些武林名宿怕是每天都会遇到上百个上门要求单挑的。

    在武林中,你要挑战一个名气地位都比你高很多的人,是有讲究的:通常来说,你得先递挑战书,约好时间地点和大致的规则,对方接了,这决斗才成立;当然了,大部分情况下,对方看到你是个无名之辈,根本就不会理你。

    所以你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去“刷刷声望”,在江湖上闯出些名堂来,或是从一些跟你差不多的、地位不那么高的人开始挑战,等自己也有了一定的声誉,再去给高手下战书。

    你要是什么都不管,就跟雷不忌今天一样……直接跑人家地盘儿上,堵人家门口,开口就说要打……那对方不但可以不跟你单挑,还可以把你当成上门找事儿的,让整个门派的人一起上来把你给灭了,灭完还算你活该,而人家是正当防卫。

    “多……多谢提醒……”雷不忌虽是迟钝,但也是明事理的人,知道这都是好话,所以被训了一顿后他也不发火,还吞吞吐吐道了声谢,“那……我就先告……”

    “等等!”

    本来二人确是想让他走了,但就在这个当口,孙亦谐灵机一动,忽然想到了一个鬼点子。

    “呵呵……雷兄弟,愚兄斗胆问一句……”孙亦谐十分自然地就开始以对方的大哥自居了,“你的武功怎么样?”

    他会问得这么直接,也是因为他知道雷不忌老实,不会说谎。

    “好啊!”雷不忌也的确是实话实说,只见他一拍胸脯,脸上一下子又来了自信,“我五岁那年,爹就开始教我练功,去年时他告诉我,同龄人中能胜我的已不超过五个。”

    雷不忌自然没有说谎,只不过,他爹的判断有点偏差——单论武功的话,同龄人中,雷不忌其实能稳进前三。

    他的父亲“八荒拳圣雷不畏”在退隐江湖前已是绝世级高手,传说江湖上就没有他不会的拳法(当然了,这种传说多半是不准的,比如孙家的龙狗拳法他就肯定不会),而且他不但是会,还“精”;在精通的基础上,他又能将各家所长融会贯通,化为了自己独有的武功,其拳路可谓千变万化,所向睥睨。

    直到五十岁那年,雷不畏的妻子难产而死,晚年得子的他为了能将孩子平安带大,便退出江湖,归隐了山林。

    雷不忌自幼在山里长大,只是偶尔会跟父亲到镇上市集置换点东西,所以接触人的机会较少,这也导致了他为人处世颇为幼稚。

    不过在武功上,雷不忌可是尽得父亲真传:一身上乘内功的底子不说,招式方面……他父亲那套集百家拳法精粹而创的“雷家拳”,他也已经学会了五成。

    若非如此,他父亲也不会放心让他独自到江湖上来闯荡。

    当然了……雷不畏只知道儿子是去洛阳“看”少年英雄会去了,并没有想到雷不忌来到这儿以后一看其他少侠们都菜得抠脚,就动了自己也想参加的心思。

    但说实话,这也不可能怪他,因为这次大会里武功和他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人只有两个。

    是的,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这两个人绝对不是黄东来和孙亦谐……但为了防止诸位看官中混着智力与雷不忌相仿的猛人,我姑且还是提一句。

    且说那两人,一个是沧州兴义门的新秀,“沧州小侠”林元诚;还有一个则是辽东神刀山庄的大小姐,“凌峰刀”宋芷秀。

    除了他俩之外,至少这次来洛阳参会的这些年轻人中,已找不出能跟雷不忌掰一掰腕子的了。

    “哦?”孙亦谐听到雷不忌的话,小眼珠子一转,接道,“请问令尊是哪一位?”

    “我爹不让我报他名号。”雷不忌回道。

    他越是这么说,孙亦谐越是感到这人的出身不简单。

    “呵……”一声轻笑后,孙亦谐心生一计,“这样吧,我跟沈门主还挺熟的,不如我去跟他说说,若是英雄会还有多余的名额,就让你来补个缺……你意下如何?”

    “此话当真?”雷不忌当时就激动地上前一步,一脸的期待。

    “我怎么会骗你呢?”孙亦谐道,“兄弟你放心,今日我们见面即是有缘,你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这句话,他当年在鱼市场里对很多人说过,那些人里有些后来成了他的小弟,还有些已经在西湖底了……当然了,都是自己失足淹死的。

    在旁边听到这句的黄东来都快笑出声了,只能转过脸去,假装喝茶呛到。

    “孙……呃……大哥!”下一秒,被忽悠瘸了的雷不忌连称呼都变了,“那我就全靠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