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战神之王江策 > 第58章 这证我不认

第58章 这证我不认

作者:江策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风文学网 rg ,最快更新战神之王江策最新章节!

    第58章 这证我不认

    何耀龙在进入办公室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了结局。

    只是他不甘心。

    他在浸梦科技每年可以拿到几十万的工资,如果被开除,他到哪找这种肥差?

    没有了浸梦科技的背景,天鼎企业肯定也不会收留他,别家公司更是会忌惮他‘卖主求荣’的劣迹,绝对不会要。

    一旦被开除,何耀龙在这行就算是完了。

    为此,他腆着脸跪下说道:“程经理,我知道错了,我会改的,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程海冷笑三声,“你还有脸留下?一看到你,我就想起江陌的死。让你滚已经算是最大的仁慈,你是不是想逼我做掉你啊?”

    “不,不要。”

    何耀龙赶紧起身往后退,“程经理我知道了,我这就走。”

    他闪身就走,何家明紧紧跟在后面,二人一前一后逃离浸梦科技。

    程海‘呸’了一口,骂道:“这是个人渣!”

    江策笑了笑,他也没想到程海一把年纪了,脾气还挺大的,一番安抚之后就暂时离开了浸梦科技大楼。

    出来之后的江策气定神闲。

    盘回浸梦科技,又让程海顺利坐上总经理位子,巨额债务也还清了,现在的江策总算可以感到一丝慰藉。

    接下来的几天,浸梦科技在程海的管理下日趋正规,接下了一个个大单子,蓬勃发展。

    这天,趁着太阳大好,江策沿着路边走着。

    一边欣赏风景,一边放松心情。

    连续的劳碌跟疲惫,纵是铁打的也会吃不消。

    走着走着,他看到路边围了很多人,走过去细看,才发现是一个小吃摊,烧烤、炸串儿、麻辣烫,都是些最常见的街边小吃。

    摊主有点意思,是一个只有一条手臂的中年男子,长得高大威猛,脸颊就像是刀刻一般俊朗。

    旁边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捧着一本带图画的故事书在看着,应该是摊主的女儿。

    摊主虽然只有一条手臂,但是技法相当高超,无论是炸串还是烤各种肝脏,动作麻利、手法纯熟,一条手臂弄的比人家两只手都快。

    而且做出来的东西一个字形容:香!

    并且江策注意到,该男子身上有着当兵的气质,身上也到处都可以看到战场上留下来的伤痕。

    猜想,是一位因伤退役的军人。

    看着那一个个群众吃的美滋滋的样子,江策的肚子不由自主的咕咕叫了起来,忍不住上前问道:“老板,怎么卖的?”

    摊主抬头看了一眼江策,眼神中透漏出一股疑色,然后说道:“左边有价目表。”

    “嗯,那给我来十串羊肉串,十串鸡肉串,十串羊肉串。”

    “稍等。”

    不到五分钟的功夫,所有的炸串都准备好,放在了托盘里面。

    小女孩非常乖巧的举着托盘走到江策跟前,“叔叔,你的炸串好了。”

    “谢谢。”

    江策拿起托盘,一根一根的吃了起来,才吃了几口,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炸串香气扑鼻,吃到嘴里入口即化,香气顺着喉咙咽下去,遍布整个身体,有一种在大草原上奔跑的自由感。

    好吃,太好吃!

    江策说道:“老板,你的手艺相当不错,看得出来你的厨艺应该也很好,只是在这里卖炸串,屈才了。”

    摊主面无表情,淡淡说道:“能养家就行。”

    说完,他抬头看着江策,忍不住问道:“你是西境的兵?”

    果然,被江策猜中了。

    “被你看出来了?”

    “你身上的气息跟我在西境时候的战友一模一样,这种当兵的气息,寻常人是没有的。特别是西境的兵,更是独一无二。”

    江策笑了笑,指着他的断臂问道:“怎么弄的?”

    “弹尽,一对三,被砍掉的。”

    “能在那种环境下活下来,你也算有点本事,你叫什么名字?”

    “聂铮。”

    “有兴趣跟着我吗?”

    聂铮低着头轻笑一声,“现在的我只想过平凡人的生活,打打杀杀跟我无关。”

    二人正说着,从远处开过来一辆城管的车。

    车门打开,三名穿着临时制服的男子走了下来,别看是临时工,但权力、脾气都大得很。

    为首一人是附近小贩最害怕的活阎王——瞿嵩。

    瞿嵩长得又瘦又高,跟根竹竿似的,一张马脸上尽是雀斑。

    他打着哈欠来到了小摊前,随手一摆,说道:“喂喂喂,知不知道这里是主干道啊?在这里摆摊是违章的,赶紧给我滚蛋。”

    聂铮皱了皱眉,他的摊位距离道路可足足有三米多远!

    而且那是行人道,不是主干道。

    “同志,我这摊位不影响别人走路吧?”

    “嘿,还敢顶嘴是不是?”瞿嵩指了指吃炸串那些人,说道:“这些人在你这吃东西就会妨碍别人走路,妨碍别人走路就不行,赶紧滚。”

    聂铮咬了咬牙,强忍住怒气,心平气和的问道:“那要我挪去哪里?”

    “哪里都不行。”

    “这......”

    瞿嵩随意拿起一把炸串吃了起来,也不付钱,边吃边说:“当然,要是你真的很热爱你这个行业,想要一直做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去办一张摊位证就可以了。”

    “哦,我有。”

    “有不早说?拿出来看看。”

    聂铮将摊位证拿出来递给瞿嵩,对方看了之后直接甩在路边。

    “你这是交通局办的,不行,我不认。”

    “啊?”

    “我只认我们城管局办的,给你两条路,要么收拾东西滚蛋,要么就给我去城管局再办一张。”

    聂铮气得牙痒痒,但是又不敢说出口。

    当年战场上奋勇杀敌,如今却虎落平阳被一个临时工恶意刁难,真是可悲。

    这时......

    江策弯腰将摊位证捡了起来,掸了掸上面的尘土。

    “这摊位证城管局办理跟交通局办理不都一样吗?为什么要一件事做两次?”

    瞿嵩怒了,“嘿,你敢质疑我?”

    “不是质疑,而是好奇。为什么没有证书,在这里摆摊就属于影响行人、距主干道太近,而办了证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

    “据我所知,每办一次证就得花一笔钱。你究竟是执法为公,还是想肥了自己的腰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