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冥界追忆录 > 第四百八十七章 013章 保家

第四百八十七章 013章 保家

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最快更新冥界追忆录最新章节!

    第四百八十七章?013章?保家

    极寒的气息自光柱的落点中散发,冰蓝色的寒雾恍若浪潮般铺天盖地,苍翠的山林只是瞬间便被侵蚀成了冰雕。

    山间的水潭也是被从头到底的冻了个结结实实,里面的小鱼也是在毫无知觉的瞬间便化作了?通透的冰雕,原本的血肉被冰白的质感替代。

    然而这并非结束,寒雾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只是推进的速度降了下来,它依旧在向着四周缓缓扩散,坚决且坚定的将土黄色的大地冻结。

    大地上的花草树木、昆虫羽蝶也避之不及无奈的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就在这时,天空中一道道雪白的细痕拉扯着隆隆的音爆向着冰地袭来。

    一枚枚**落在了缓慢冻结的冰地上,炸出了一朵朵冰花,爆裂的火焰竟然被突然爆涌的冰寒冻结。

    而其他向着更深处的冰结之地落下的**更是在半空中便被冻结,而后仅仅只是瞬息又化作冰粉飞扬飘散成空。

    远在他处的指挥部看着卫星传来的清晰画面静默了一瞬,接着又是各种嘈杂却又井井有序的报告、指令充满了整个房间。

    现在已经是人类的存亡之际,不必要的情绪不能够影响指挥部的决断。

    而后炮击的试探依然没有停止,轰隆隆的爆鸣接连不断,与此同时,一架架战机也接近了冰地,在冰地外围的上空盘旋着。

    他们看着瑰丽到心寒的景象,听着耳边的一道道警报声,心中无奈且悲凉。

    最终只能是仅仅发射了一轮轮弹药,发现没有丝毫效果后无力撤退。

    而就在军队在为一系列的攻击无效而头痛时,孤儿院也面临着无奈的抉择。

    此时的院长婆婆正一脸不舍得带着九个孩子跟随着士兵紧急撤离,但,虽然不舍,可天空中那仍未消散的光柱却也令她无法多想。

    还没走几步,孤儿院的所有人便登上了军车,一脸难过的看着家在视线中消失,甚至无法知晓还能否回来。

    “奶奶别伤心,等危险过去了我们就回来。”一个小女孩看着院长婆婆怅然的神色不由得轻声说道。

    “是啊是啊,奶奶,过几天我们就回来。”原本调皮捣蛋的孩子也好似成熟了许多,也是安慰道。

    “奶奶,回来的时候,我们还吃今天的菜吧!”当然还有仍然没有搞清楚状况的贪吃鬼在眨着眼询问道。

    “好,好,过几天我们就回来。”院长婆婆看着乖巧的孩子们脸上的失落瞬间消散,将心中的不舍压下,温和的说道。

    旁边的士兵看着这一幕没有多言,脸上却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虽然根据情况来看能够回来的几率极低,但他们却并不舍得戳破这谎言。

    而只有墓深深的看了眼院长婆婆,然后看向了极寒光柱的方向,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光芒。

    就这样,军车在儿童的欢声笑语中向着目的地驶去。

    仿佛一切的危机都是纸老虎一般。

    途中,一辆辆军车也渐渐汇合,而经过了几个整合点修整、吃饭到达目的地后已经是三天堪堪过去。

    而孤儿院的众人和袁缘在安置房中恰巧在一起看着电视上实时转播的情景。

    这种天地异变根本不是什么专家口头忽悠就能糊弄过去的,全球各个国家大部分也都是允许了电视台的直播。

    毕竟说不定哪一瞬就是人类的最后一刻了。

    “小白老大,你看,雾里好像有东西!”刚刚才坐下安静下来的一个小男孩看着电视中的景象突然大声惊叫道。

    而墓根本不需要小男孩的提醒,眼睛微微放出紫色光华的他已经透过山河的阻挡看到了现场的异变。

    只见一匹匹身高十米左右的冰白巨狼隐隐约约的从寒雾中显现了身形,十分突兀且令人惊愕。

    它们从寒雾中现身后,便向着尚未被冰地覆盖的地方疾驰而去,经过的地方有冰覆盖的地方冰层更厚,无冰覆盖的地方瞬间冻结。

    当见到这种景象后,没有犹豫,指挥部瞬间便下达了决定,瞬间,轰隆隆的震耳炮声接连不断。

    一枚枚炮弹轰在了无穷无尽的狼的海洋之中,然而,巨狼那冰白的皮毛仅仅是轰出鲜血淋漓的破口,哪怕是***也没有能够穿透肌肉层战果。

    甚至这些伤口还在冰雾的覆盖下极速的愈合着。

    然而,这些根本没有让炮火有着一丝一毫的停顿。

    “奶奶……我们的家要没有了……”那个在军车中最先开口安慰院长婆婆的小女孩看着电视一脸难过的低声抽泣道。

    原来,这个转播的地方正巧是孤儿院所在的村子,而冰地已经快要侵蚀到村子的边缘了。

    “韵然呐,别难过,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啊。”院长婆婆压下心中的伤心,笑呵呵的开口安慰道。

    但是知道院长婆婆为了孤儿院付出了多少心血的袁缘却是伤心的留下了眼泪,而后深怕影响到孩子们的心情,急忙抹掉泪珠,硬生生的将之后的眼泪压了回去。

    不过,知晓院长婆婆心情的可不只是袁缘,墓同样能够理解,甚至他那如海的精神力更能让他感知到心中的悲痛。

    没有犹豫,墓站起身来,而这个举动却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小白,你怎么了?”袁缘率先开口疑问道,她有种不妙的预感。

    “我去把家保住。”墓微微一笑,仅仅六岁却已经有些俊美之意的面容挂上了淡淡的微笑。

    “小白,你……”还不等院长婆婆和袁缘出声阻止,一道撕锦裂帛般的声响伴随着一道漆黑的裂痕一同出现。

    墓一脸凝重的走进了漆黑的空间裂痕,而后,裂痕瞬间愈合挡住了想要阻止的两人。

    ……

    走出空间裂痕,墓看着愈发接近的冰狼以及它身后被寒风吹成渣滓的冰雕,脸上的神色更加沉凝了。

    “开!”墓抬起白嫩的小手轻轻一挥,?一道道漆黑的裂痕便在身边浮现。

    没有让墓过多的等待,一条条八九米高的蟒、蛇从一个个空间裂痕中迅速蜿蜒而出。

    “喝了它,然后吞了它们!”墓的面色瞬间苍白,一片片稀薄的淡红的血雾在他的身边如同云雾般飘荡。

    巨大的蟒、蛇们,眼睛看着这浓郁的血雾都有些赤红了,可是却依然没有争抢,任凭血雾平局分配到每一个“战士”的身上。

    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在体内充盈,泛着血华的蟒、蛇们无畏的冲向了即将来临的狼群。

    “嗷呜~”

    “嗷呜~”

    一阵阵的狼嚎接连响起,狼群看着身形比自己大了不知多少倍的巨蟒巨蛇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

    蛇、蟒与狼瞬间接触,一口口毒液、酸液从巨***的口中喷出,将不少狼群杀灭。

    然而,狼群也没有丝毫示弱的表现,一口口的冰雾将蛇、蟒的皮肉冻成飘扬的飞屑。

    而这一幕也被摄像机录制了下来,不过完整的只存在于首脑的办公桌上,面对公众的则是近乎没有。

    蛇与狼不断的厮杀着,远处的摄影师在心血激动的状态下再看了几分钟后突然惊叫。

    “那些,蛇,那些蛇在变强!”

    本还有些埋怨摄影师惊叫的记者急忙看向画面,果然,原本一口冰雾就能被冻掉一大块血肉的巨蟒巨蛇此时再被冰雾触及竟然只是掉落几片鳞片。

    更惊人的是一些蛇的头颅渐渐鼓出来了一个或者两个鼓包,同时还在狼群中滚动着撕磨着身上老旧的鳞、皮。

    其中最惊人的一条巨蟒甚至在褪掉了一次次旧皮,长出了一对“鹿角”后,腹部也开始鼓起了四个鼓包。

    这条巨蟒在极其痛苦的翻滚着,变得百米高的它的滚动的凶残丝毫不亚于压路机碾死小老鼠。

    天空中,一片漆黑的雷云蓦然浮现,一道道银白的劫雷在劫云中翻滚着。

    站在孤儿院房顶处的墓看向发出轰隆隆的雷鸣的劫云,面色有些迷茫、茫然,好一会才如有所悟的说道。

    “试炼!”

    噼啪!

    银白的雷电瞬间劈下……

    然而,目标却并非巨蟒,被劫雷劈中的却是墓。

    当第一声雷鸣响起,接连不断的闪耀便在墓的身上浮现。

    另一边的巨蟒虽然没有了劫雷的直接洗礼,可是那些从劫雷中萃取的精华却一分一毫都不差。

    很快,百米高的庞然大物便“伸”出了自己的四肢,先是不太适应的在地上爬行、碾压了一圈,而后又更加生疏的缓缓“游”到了天空。

    没一会劫雷完全消散,留下了尚在意犹未尽的龙。

    令人惊叹的还有站在屋顶处的小男孩,在大片大片的雷鸣轰击下,他竟然没有一丝伤痕。

    令人陶醉的满足感充斥着墓的心田,就好似干旱了千百年的沙土地被一场暴雨叫了个透心凉一样。

    而后墓看着不远处蛇狼交战的位置,眼中透露出了火热。

    果然,没一会,天又一次被雷云遮盖,一片片劫雷却将漆黑的天点亮。

    “试炼!”

    (忽悠无止境,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