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逍遥战神江策 > 第38章 一言为定

第38章 一言为定

作者:江策丁梦妍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8章 一言为定

    江策面不改色的开门走了出去,淡淡的对服务员说道:“里面有几个人喝吐了,送他们去趟医院。”

    “好。”

    服务员走进包厢才看到,这哪里是喝吐了?满地的鲜血,还有那燃烧着的火焰,稍微晚一会儿这些人可全都得死!

    服务员吓得赶紧拨打120,将所有人都送去医院。

    江策来玩饭店外,给沐阳一拨打了电话。

    “老大?”

    “帮我处理一点后事。”

    “没问题。”

    挂掉电话,江策低着头走向了大马路,看上去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多时,一辆凯迪拉克停在了江策身前。

    车窗打开,丁梦妍着急的问道:“江策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那常在春他们了?”

    “他们......”

    没等江策开口,120救护车就开到了,一群人手忙脚乱的将常在春、四眼仔等人抬了出来,送上救护车,紧急开向医院。

    “他们......这是怎么了?”丁梦妍问道。

    “没什么,喝多了而已。”

    丁梦妍才不会相信这种鬼话,那几个人简直都快要死了,岂止是喝多了这么简单?

    “先上车吧。”

    打开车门,江策做到了副驾驶位子上,静静看着窗外。

    丁梦妍好奇问道:“你一个人把他们所有人都制伏了?”

    江策没回答,不过看情形应该是了。

    丁梦妍叹了口气,“制伏他们是应该的,只是你出手似乎有点太狠了。”

    江策淡淡说道:“对付不同的人,就要用不同的手段;像常在春这样的人,没有必要对他手软。”

    只要是对丁梦妍图谋不轨的,江策都不会手软。

    如果是在西境,恐怕常在春几个人的下场会更惨,现在还能活着已经算是不错的。

    正说着,丁梦妍手机响起,是丁仲打来。

    “喂,爷爷......”

    “你还有脸喊我爷爷?我让你去谈判,结果你做了什么?你把人家常总等人全都喝进了医院,现在性命垂危,随时可能送命!”

    丁梦妍脸色变了变,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爷爷,其实我也不想的。”

    “梦妍,你这次的表现让我非常失望。什么都别说了,你先回来吧。”

    “知道了。”

    挂掉电话,丁梦妍心中忐忑不安,“江策,你做的真的有点过火,万一把常在春弄死了,你也要进监狱的;就算没有死,常在春也会告你,把你送进去的。”

    江策却像是没听到一般,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有沐阳一帮他处理后事,这些都不用担心;如果常在春他们敢继续闹,那沐阳一可以直接将整个常家都给铲除。

    常家在江策面前,就是蚂蚁跟大象的区别。

    丁梦妍摇了摇头,开车赶回到丁熔制造总部,带着江策回到了公司会议室。

    一进会议室,就看到一群人围坐在会议桌两旁,用讽刺的目光看着丁梦妍,一个个幸灾乐祸的样子。

    丁仲坐在最顶头,长叹一口气,说道:“丁梦妍,你知道自己犯下了多大的罪吗?!”

    丁梦妍低着头,不敢说话。

    丁仲继续说道:“你将常在春等人全部弄的非死即伤,现在跟常家的梁子深了!他们不但不会给我们公司投资,还会施展一切力量跟我们作对!丁梦妍,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他气得将杯子狠狠砸在地上,怒斥道:“还不给我跪下认错!”

    众人优哉游哉的看着,巴不得看丁梦妍吃瘪、出糗。

    丁梦妍轻咬着嘴唇,很是委屈,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跪下!”

    丁梦妍被吓了一个激灵,双腿弯曲就要跪下。

    可就在这时......

    江策看似随意的搬过来一张椅子放在丁梦妍身后,然后伸手拉了一下她的肩膀,丁梦妍弯曲双腿后非但没能跪下,还顺势坐了下来,这可把丁仲气得好歹。

    “反了、反了、反了!丁梦妍,你想造反啊?”

    江策走上前挡在丁梦妍的身前,淡淡说道:“老爷子,有件事我想问你。”

    “嗯?说。”

    “你之前跟常家有过多次商业合作,对常在春这个人一定很了解。他为什么要约梦妍出席饭局,你心里应该清楚,绝对不是商业合作这么简单。”

    丁仲脸色微变。

    他当然知道常在春此人极度好色,约饭局那肯定是看中了丁梦妍的美貌,与图不轨。

    他想的是,让丁梦妍虚与委蛇,一面讨好一面拿下投资。

    江策继续说道:“身为丁家的一家之主,在明知对方品性极差的情况下,你还让孙女孤身涉险,置她的安危于不顾,只想着你们丁家的那点生意。请问,你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做一家之主?你这种人,又有什么脸面做人家的爷爷?你,就是一个被利欲熏心的老顽固!”

    “放肆!”

    丁仲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江策,你一个上门女婿,敢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

    江策呵呵一笑,“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转过话头,他继续说道:“这些恩恩怨怨先放在一旁,老爷子,你现在最害怕的不就是两件事吗?第一,投资的事情没了下落;第二,常家会恶意报复。”

    丁仲冷哼一声,“没错。”

    江策淡淡说道:“那如果我把这两件事都摆平的话,又当如何?”

    众人全都愣住了,包括丁梦妍;江策何德何能说出这样的话?这两件事都非同小可,任何一件都绝非常人可以做到,更别说同时完成两件了。

    丁仲说道:“你少在这里吹牛,我没空搭理你。”

    江策追问:“我只问你,如果我拉到了投资,并且还让常家上门道歉的话,你又该如何?”

    丁仲简直像是看傻子一样看待江策。

    拉到投资这种事已经很难,至于让常家上门道歉,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人家可是吃亏的一方,咱们不去道歉,还要人家道歉?

    常家的人疯了才会这么干。

    丁仲不屑的说道:“你要是能做到这两件事,我就给你跟梦妍两个人端茶倒水、赔礼道歉!”

    江策点点头,“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