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第一注灵师 > 第二章 灵魂太极

第二章 灵魂太极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残,你的身体还是没有完全恢复的希望吗?”秦浩宇心知这个问题基本等于废话,自从三年前那场战役之后,风残就落下了这个咳嗽的毛病,怎么治也治不好。

    “谢谢太子殿下的关心!”风残古怪地扯了扯略带歪斜的嘴角,总算是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来,“太子殿下真是宠爱这位即将诞生的三皇孙,不仅亲请了五位极有经验的仆妇奶娘,还挑选了若干侍候丫头们,更不必提那些暗中保卫的力量”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本宫这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毕竟只有百分之一的人方可修成灵徒,也只有千分之一的灵徒可以修成灵士或者大灵士,一个国家拥有多少灵士是强盛国力的体现,高一级的灵师就是中流砥柱,而大灵师更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万一”

    秦浩宇自我安慰地拍了拍风残的肩膀,一想到这个未出世的孩子和那两个不成器的东西,他的心中难免有些唏嘘,“唉!本宫是不是想得太远了?”

    “太子殿下,您一定是被那些徘徊在东宫门外打探内幕的人群惹烦了,您想想,就连远在朝阳殿的陛下都在静默等候着这位三皇孙降临人世的消息,他们能不着急吗?”风残满心敬重地望着皇宫中央的方向道,“在小人心中,值得誓死效忠的人只有两位,一位是陛下,另一位便是您。”

    秦浩宇自然没有忽略风残的目光所向,他赞许地点了点头道,“什么是实力?想要获得资源最大化就必须凭实力说话,至于开疆辟土和雄图霸业,那更是需要实力为后盾的。”

    “陛下英明神武,礼贤下士,极具人格魅力与执政手腕,他以清风灵师之尊,即任短短五年,就将青阳国治理得井井有条,国泰民安,受到了绝大多数百姓的拥护与爱戴,堪称当世明君。”

    “本宫只希望这第三个孩子不要令陛下失望”

    黄昏时分,人们对天空的注意力尚且停留在那一抹抹红晕晚霞的边际,一朵青红色的云彩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模糊淡出的轨迹,而后宛如一颗从天而降的流星,风驰电掣般冲入了青阳国皇宫一侧的太子府邸。

    蓝入画在片刻的不适与眩晕过后,一点一点地恢复了神智,她习惯性抬了抬手臂,指尖竟然生出一抹暖暖的触觉,虽然一时间无法随心所欲地操控肢体,但是因为羊水的包裹,冰冷的魂魄慢慢地变得温暖起来。

    “我重生了!”

    她努力地摸了摸陌生的小手小脚,发现自己刚巧附身在一个即将出世的女婴身上,对于看多了穿越神剧的人而言,当这个经典桥段真正落到自己头上之时,方才明白淡定和喜悦都是那样的来之不易。

    很庆幸,她终于拥有真实的形体了,终于不再是一片虚无缥缈的云朵,她劫后余生了。

    蓝入画仔细地感应着这具陌生的身体,当意念集中之时,她的双眼竟然能够清晰地窥破自己的灵魂所在,如同两束透视一切的x射线一般,尽管内视的时间仅仅持续了短短半秒钟,但是也足够让她发现体内一些奇异的状况。

    “哦?这具身体里居然共有两道人类的灵魂,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在一片幼小而狭窄的脑域中,两道正在伙拼的灵魂各自占领着一方战场,一个数倍强大地进攻,另一个残缺顽强地防御,你咬我一口,我揍你一拳,这并不是简单的地盘抢夺战,而是残酷的灵魂吞噬,也正是这两道灵魂的相互撞击之力唤醒了昏睡中的她。

    “原来是我晕倒前最后一点不屈的执念在持续,咦?中毒了?这个婴孩的三魂七魄并不完整!”

    蓝入画突然发现,一丝无法消融的毒素正在缓慢地侵蚀着旧主的魂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她的到来,就算这具身体的旧主能够顺利地降临人世,也注定成为一介白痴,可就是在如此艰难的中毒状态之下,这道残余的灵魂却依旧保留着一份坚守的执念,也算难得。

    “唉!怎么遇到了一具如此麻烦的身体呢?我到底是去是留?”

    蓝入画很清楚,每一个生命都拥有三魂七魄,一个人失去任何一缕魂魄,都无法成为一个拥有完整思想力和行动力的人类。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完美的生命拥有完美的灵魂,过多或过少的魂魄只会打破身体正常的生态平衡,她们怎么甘心自己魂飞魄散?

    为了完整地活下去,眼下也许只有吞噬的力量才能够净化毒素带给旧主的一切创伤,夺舍虽然残忍,但是弱肉强食从来都是人类生存的竞争之道,若想活命,唯此一途,她别无选择。

    “对不起!杀!”蓝入画再度进入了内视的第二个一秒钟,她果断地指挥着自己的三魂七魄,冲向了对面那道呆滞而固守的灵魂,就像飘荡的云彩一般,忽然间,大朵的包裹住小朵的。

    成年人坚韧而强劲的精神力冒似即将掌控所有的局面,不料异世的弱小灵魂虽然残缺,但却像加上了最后一根压弯对手的稻草,一瞬间便打破了她原本辛苦维系的魂魄平衡,蓝入画、青鸾笔、朱雀盘、旧主,四道灵魂不约而同地活跃起来。

    这时,蓝入画的脑海中不时闪过了一幅幅精妙绝伦的画面,水粉、素描、墨染,那是青鸾笔千百年间所有充满激情的画作记忆,还有自己从小到大精神世界中的历史图绘,她的创造思想和艺术潜力无一不吸引着另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笔魂,那是灵魂间的对话,无关人类与器皿。

    “我是青鸾!”

    “我是入画!”

    “我是朱雀!”

    继而,无数的色彩在她的灵魂中如烟花绽放,靛青、牙白、酡红、紫檀、艾绿,朱雀盘同样在释放它千百年间曾经调配过的颜料记忆和丰厚底蕴,似欲展现这世间所有的天性之美、所有的缤纷之颜。

    “我就是我!”

    接着,两朵人魂云彩开始在魂魄狂乱游走的大脑中成形、压缩、变异、合并,而云层之外,青鸾顺势盘旋,朱雀俯首跳跃,谁也不服谁,谁都试图成为这里的主人,剧烈的头痛不停地折磨着蓝入画,也几乎摧毁了这个依旧脆弱的生命体。

    不一会,几丝鲜血从婴孩幼嫩的鼻腔和耳际溢出,激烈的争抢直接导致了肉体面临着崩溃,危机通过一条条撕裂的血脉传递全身,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四道灵魂同时意识到一点,不妥协必将给自己带来致命的毁灭。

    那么,是同归于尽,还是握手言和?

    蓝入画第三次顺利地进入了内视一秒钟的状态,她惊异地发现自己的灵魂已经产生了些微异变,三魂依旧是三魂,七魄依旧是七魄,只不过自己的灵魂形态不再是一大朵云彩,而是一条鱼,一个古老太极图中的一尾红鱼。

    青鱼红眼,红鱼青眼,太极图的点睛之物正是伴随蓝入画来到这个异世的青鸾笔与朱雀盘的化身,它的颜色并非黑白二色,却是青红二色,这两尾灵鱼紧密圆润,不失灵动,恰是蓝入画与旧主并存的形态和妥协的结果。

    就在此时,一股浩荡而纯粹的先天灵气从天而降,顺着旋转中的青红太极图灌入了这个小小的生命,强势,清柔,如流水一般洁净,整个子宫内顿时澎湃起一道不灭的生机。

    罢了!四道灵魂慢慢地停止了乱战与争抢,遵循天道法则交融成势。

    寒夜是鬼魂出没的时间,对于这具暂时拥有了四道灵魂的身躯,白藏大陆的天道法则判定精神力最为强盛的蓝入画成为了这一笔一盘一身的主人,一个执着不屈的异世灵魂在先天灵气的滋养下终于占据了上风。

    “我去转世投胎了!这里交给你们了!”

    吞噬与变异仍在温吞地继续着,弱小的旧主由于无法获得天道法则的认同,只能无奈离去,慢慢地失去了最后的意识,只留下一尾空余精神力的青鱼,被新的主人完全掌控。

    相似的吸引,相似的碰撞,蓝入画与两个一直相伴左右的器魂在不断的意念交流中越来越熟腻,越来越亲和,彼此缠绕不分,两条灵魂之鱼也因为彼此同化,慢慢地首尾相接,融合在一起。

    “成了!”

    一时间,蓝入画的头脑颇有些膨胀之感,左朱雀右青鸾,一个强大的太极磁场在她的灵魂之海中缓缓转动着,不一会功夫,母亲腹内的精纯灵气就被其吸纳一空,而后这道太极灵魂似乎仍不满足,开始不间断地与外界寻觅共鸣、进一步沟通

    造血拉筋,扩脉补残,蓝入画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和身体在持续不断的灵气洗涤中获得了一次从头到脚的强健与更新,就连先前灵魂融合时引发的剧烈头痛与身体暗伤也全然消失了。

    “这莫非也是穿越异世的一项福利吗?”不明真相的她百思不得其解,而身外却隐隐传来了人声。

    “碧荷,是先天灵气吗?”一直卧床不起的陆檀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知,就在刚刚,一股至纯至净的灵气强势灌入了她的肚子,像极了显灵成功后并不常见的天地洗礼,但是自己的孩子尚未出世,尚未完成一整套显灵仪式,这不太可能啊。

    “小姐,是胎动!是我们太紧张了!”碧荷虽然也感应到了这股灵气的流动,但是却将其归之为胎动引发的灵气紊乱,“沐浴先天灵气只属于那些极具修灵潜质并拥有上品灵魂的显灵孩童,您居然连最基本的显灵常识都忘却了。”

    “是啊!显灵是我们修灵者的天赋技艺,宝宝尚未出生,这附近也没有一件与其灵魂契合的法宝,宝宝怎么可能引动先天灵气,我真是太糊涂了。”陆檀雅抬手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腹部,为自己的粗心哑然失笑起来。

    “小姐,拜托您别再胡思乱想,您的肚子已经疼了好一阵子,看来就快生了,殿下他们都在屋外等着呢。”碧荷从玉瓶中倒出一颗补充气血的丸药,喂进了陆檀雅的口中,“生孩子可是需要花费大力气的,能省一点是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