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第一注灵师 > 第三章 降临异世

第三章 降临异世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外的议论暂时消停了,蓝入画的脑海中却多出了几个听不太懂的字眼,先天灵气?显灵?契合的法宝?降临异世之后,她似乎变成一个文盲了。

    “青鸾朱雀,灵魂太极!”不管怎么说,对于新生,她的心中始终充满着无限感激。

    婴孩脆弱的心脏急速地跳动着,全身的血脉再度畅通,那滴身体中残余的毒素被青红太极图卷入其中,不知踪影,不见了不等于不存在,它就像一个阴暗的隐患,始终令人无法释怀。

    “十年!”鱼眼轻合,那尾青鱼慢慢地陷入了沉睡。

    蓝入画顿时明白了,这是青鸾笔用自己的灵魂之力封印了那滴无解之毒,留给她的时间只有十年,若无解药,也许,她就只能活到十岁,而这股澎湃全身的先天灵气也仅仅是洗尽了这滴毒素带给婴孩的所有负面,隔离不等于完全解除,曾经的一滴致残又是怎样厉害的毒素呢?

    内外共鸣持续了整整十五分钟,终于,当所有的异动化为了一滩平静,蓝入画的精神力已近耗尽,再也无力识破常人无法看见的灵魂,她的思绪慢慢地变得萎靡混沌起来,原来三秒钟内视已是一天之中使用这项天赋技能的极限。

    获得新生的异动并没有就这样结束,不一会,昏昏欲睡的蓝入画发现包裹着全身的羊水正在缓缓地流逝,外面传来了母亲痛苦的呻吟,“碧荷,快!我要生了!”

    “这么快就要迎接这个全新的世界了吗?”

    母亲的阵痛意味着生产即将来临,刚才又是灵魂夺舍又是先天灵气灌顶,蓝入画自知这般头重脚轻的动静确实闹得有些大了,但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个体,她也十分渴望降临人世,渴望了解这个世界,了解母亲嘴里刚刚道出的修灵之秘。

    小小的身体伴随着整个腹腔一收一缩,一股暗力正在将她向下推送,蓝入画强打起精神,配合地将头移至了产道口,而后紧跟着母体的律动向外冲刺。

    “啊!啊啊!好痛!啊啊啊!”

    母亲的惊呼声一阵高过一阵,很快,一丝久违的光亮瞬间刺疼了蓝入画的眼眸,通道顺利打开了,灵海之中,朱雀欢快地引吭高歌,她也如凤凰直冲云霄一般,顺势以最快的速度钻了出去。

    “哇哇哇!哇哇哼哼”

    “这一次,我真的真的重生了!”

    李代桃僵,蓝入画就这样莫明其妙地降临异世,她自然没有兴奋到忘记那位未知的施毒者,母亲的哭喊和旁人的喧哗都被其彻底地无视了,小孩子要那么聪明干什么,少了多少儿时的乐趣啊,她紧闭双眼,先是故作惊慌地假哭了几声,而后便抓紧时间睡觉去了。

    蓝入画决定扮演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明哲保身的道理还是懂得些许的,再说闹腾了这么久,她已经用尽了最后一分力气。

    虽然已经是夜晚戌时(大约是十九点至二十一点之间),刚刚生产完毕的陆檀雅仍然硬挺着虚弱的身子,指挥着几位贴身仆妇忙碌起来,喂奶、整妆、梳洗,一盆盆热水被端入了厢房,一件件小衣被穿了又脱,她甚至不清楚蓝入画被涮洗了几遍,更不清楚被扑了多少道香粉,她只知道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半梦半醒的小女儿终于可以见人了。

    梳妆镜中,一张红嫩嫩的脸颊,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一身雪白的锦面小棉袄,领口、袖口和袍边全是上品兔绒,就连一双小靴子也是白莹莹、毛茸茸的,这个刚刚出生的婴孩从头到脚都被打扮得粉雕玉琢,活像一个精致高贵的洋娃娃,只除了一双微露眸光的大眼睛和几丝从嘴角溢出的口水。

    陆檀雅小心翼翼地将手中婴孩送入了秦浩宇的怀抱,“殿下,这个时间还能进行显灵仪式吗?不到每月十五,显灵台是绝对不会随便对外开放的,仙灵殿的规矩”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本宫已经事先交纳了一笔丰厚的显灵费用,咱们现在就去显灵台。”秦浩宇轻轻抚了抚蓝入画的脸颊,难得耐心地多添了两句解释,“每个家族挑选下一任继承人或者臣属都是一件极其慎重的大事,第一项必须的实力考核就是本命魂器的等阶,是上品、中品、下品还是无品代表着一个灵魂的高低贵贱。”

    “你是知道的,拥有高贵灵魂的人可以追逐灵道的最高境界,而拥有低贱灵魂无法显灵的大多数普通人却只能蜷缩在社会最底层,这就是白藏大陆对于等级观念和实力高低的普遍认知。所有人都等着看这个孩子的表现,本宫哪能顾及太多。”

    秦浩宇抱着尚未起名的蓝入画,坐上了一顶孔雀绿软轿,兴冲冲地向着城内显灵台的方向奔去,陆檀雅也被贴身护卫们抬上了另一顶芙蓉白软轿,强撑着虚体,尾随其后,毕竟让孩子尽快完成显灵仪式才是重中之重,这也是她是否能够母凭子贵的关键时刻。

    夜色正浓,几顶软轿沿着皇宫一侧的石子路,抄近道行至一座八角飞檐的青顶宫殿之前,不必识得宫殿上方篆刻的“显灵”二字,青龙城所有居民都知道这里便是仙灵殿下属八宫之一鉴定宫的中区所在,显灵台正是此地一座专门为刚出生的婴孩完成显灵仪式的特殊殿阁。

    秦浩宇一手抱着蓝入画,一手正了正衣冠,胸有成竹地踏出了软轿,无须更多言语,紧随左右的风残微微扬起了右手,众人立刻停下了跟行的脚步。

    “风残,本宫进去了!”

    “殿下请放心!所有人都觉得这场显灵仪式基本等于过场,大家好奇的只不过是三皇孙的本命魂器究竟如何罢了。”

    “我们都会遵照仙灵殿的规矩,在原地等候结果。无论如何,只要不是无法修灵的普通人,太子殿下的地位就将更加牢不可破。”

    秦浩宇满意地暗自颌首,风残不愧为最懂其心意的亲随,他环顾四周,冲着等候已久的其他臣属们淡淡地点了点头,而后跨步踏上了蓝色琉璃阶。

    以往镇守在阶梯前的灵士护卫们仿佛早已收到了号令,恭敬地向他行礼放行,这并非对于太子之位的敬畏,而是对于修灵实力的尊重。

    通往显灵台正门的阶梯一共二十七阶,这条自青阳国开国之初就存在的古老梯路全部由世间罕见的蓝色琉璃铺就,蓝色的琉璃之光哪怕在夜晚仍然宛若银河般闪亮,每踏一步,整面阶梯就会幻化出一幅活灵活现的奇异图画。

    可惜的是,那些画中灵士们施展的御灵之术早已失传,只留下一阶阶耀眼夺目的效果图,就像是一位老者向后人述说着一个个年代久远的传奇故事,而这种修筑琉璃阶梯的神通在现世也已经消踪匿迹了。

    传说这样的蓝色琉璃阶象征着一位显灵成功的婴孩通往灵仙境界必经的二十七步,像大灵师这种青阳国最顶尖的存在,在灵仙面前也不过是一只弱小的蚂蚁罢了,因为显灵台的古老和珍贵,不是直系皇室子弟根本就不可能在夜间进入此地显灵。

    “看见没,太子殿下登上蓝色琉璃阶了!”

    “看见了!不知道这位三皇孙的本命魂器将是怎样?”

    “本命魂器孕育了一位未来灵士的御灵特性和修炼方向,或是妖兽植株,或是五行元素,或是武器用具,可千奇百怪,却万变不离其中,这世间所有之物,均有可能成为一个人的本命魂器,拥有了本命魂器的新生命从此便有了修灵的基础,有了成为人上之人的可能。”

    “话是没错,但是如果世间存在一位八阶上品灵圣,他的本命魂器只是最普通最常见的四叶草,那也是没有太多意义的,因为下品灵魂从一出生开始就输在了本质之上。”

    “”

    蓝入画竖起耳朵,将旁人的窃窃私语一一偷听入心,对于先前无法理解的显灵和契合的法宝,终于有了几分认知。

    显灵是白藏大陆每个拥有修灵潜质之人的天赋技艺,这里的民众以修灵成仙为一生的终极目标,没有修灵潜质的人大多灵魂孱弱,而本命魂器的优劣基本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和前程。

    每一个刚刚出世的婴孩都必须前往仙灵殿在各地设立的显灵台抓周显灵,此类仪式已经延续了上亿年历史,目的是测验灵魂的归属和本源的强弱,说白了就是让一个稚嫩的新生命自主挑选出一个最契合自身的法宝并加以吸纳融合,而最终融入灵魂的法宝被改称为本命魂器,不可更替,独此一件。

    在这片异界时空,法宝也是有感知和灵魂的。

    每一个家庭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机会修灵,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灵士,就像现世中考大学一样,哪怕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仍然趋之若鹜。

    可是一个婴孩又怎样与法宝沟通呢?一路思考的蓝入画觉得这个过程确实有些令人玩味。

    秦浩宇行走的速度不快,当他稳健地踏过最后一阶琉璃之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位长须青袍的老者,他的手中正提着一个描金双耳酒壶,醉熏熏的脸上泛出一抹淡淡的红晕,只见他打了一个酒嗝,摇摇晃晃地戳了戳蓝入画的小脸蛋,为老不尊的模样将显灵台的肃穆尊贵打击得体无完肤。

    “小宇子,这是你的孩子?”

    “是!又要麻烦灵师大人了!”

    秦浩宇抬手从袖中取出了一瓶百年桂花酿,恭恭敬敬地递到老者的手中,他虽然身居太子之位,但是却绝对不敢跟眼前这位祖爷爷辈的人物耍威风,在他的面前,自己就像个懵懂无知的学生,老实规矩得很。

    青袍老者也不客气,他抬手打开了桂花酿的瓶盖,凑在瓶口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醉意深浓的昏黄眼眸中顿时闪过了一道光华,就连满是岁月风霜的脸颊上也露出了一副志得意满的笑容来,明显是对这个懂事的后辈另眼相看了几分。

    “小宇子,跟我进来吧!”

    “是!”秦浩宇虽然对这个称呼颇有些无奈之感,但是始终不敢出言反驳,他可不会自己找抽去,识时务者为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