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第一注灵师 > 第九章 自力更生

第九章 自力更生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清晨,秦入画从深睡中逐渐转醒,开始认真地适应与了解自己身体方方面面的改变,血液流遍全身,经脉畅通无阻,她轻轻地勾动手指,继而脚趾,每一寸肌肤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九宫格!”她看见了,朱雀盘中央镶嵌着九个小小的魂灵格,一明两暗六空,这便是上品灵魂构筑的奇迹吗?

    此时此刻,她又一次回想起诞生之日那场显灵仪式,曾经无比羡慕过青莲九宫阵的空间威能,不过现在已经得偿所愿了,唯一亮起的那个魂灵格里嵌入的是朱雀的本命技:空间,她意念微转,第一道格式魂灵技瞬间激发,三十六个一千立方米的超大空间平铺成格,足够放置未来所有的财产。

    另外两个灰暗的魂灵格尚不知其中的用途,她只是简单地相信这一明两暗、三个朱雀自带的本命技在白藏大陆绝无仅有,更省去了不少制作格式魂符的功夫,而没有嵌入格式魂符的空位还有六个,她想起昨日朱雀看中的真阳、雷国和雀舞,一时间百感交集,希望与失落,喜悦与悲哀,各种情绪交织而生

    一夜的修炼暂时还查觉不到魂力的增长,不过因为出生前的灵魂吞噬,秦入画的太极魂魄远比六岁孩童的强大许多,精神力更是像成年的灵士一般出众,如今再使用几秒灵目天赋已不会令人萎靡不振,剩余的精神力足够她维持一整天的修炼与生活。

    “咦?青色的灵气光点!”

    当她再次打量半青半红的灵魂之海时,竟然发现了一件奇妙的事情,虽然她一直没有运行木系修灵功法,但是在修炼凤凰涅槃的同时,也不知不觉地吸纳了极少量的木属性灵气光点。

    这几颗青色的灵气光点并没有被魂力操控或是溢散,而是随机性散落在右侧青色灵海的海面,它们依旧是灵气光点的状态,不成股、不成组,却已经转化为了修灵者可以掌控的灵基。

    “两枚本命魂器,两台电脑主机!”

    秦入画突然间醒悟了,她的灵海孕养了两枚本命魂器,这意味着她拥有了两台同时运转的主机,而不是常人那般的一台。

    虽然自己身具木火双属性体质,但是她的修炼速度与单属性灵士相比并无差异,这个发现让她对于凤凰涅槃的修炼更具信心,青红太极,朱雀盘与青鸾笔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

    “牛啊!前世的宅女们总是喜欢把电脑比作自己的男朋友,现在我一下子就拥有了两位男朋友,真是越想越觉得兴奋啊!”

    “若是日后找到一本合适的木系修灵功法,这些积少成多的灵基或许大有助益”

    意念一动,秦入画的左手掌心出现了一个青花小盘,炼化了火性灵气的朱雀盘隐隐散发着一层浅薄的柔光,盘中朱雀颇有掌控一切的气场,她把玩了半晌,却没有发现更多的秘密,于是再度用意念将朱雀盘收入灵魂之海,而此时的心情已然大定。

    她又一次默默地静视着灵海中一动不动的青鸾笔,就算没有任何发现,至少能让她凭悼一些过往,青鸾已经沉睡了两年有余,木属性灵气光点的存在意味着她的一举一动都没有瞒过这枚本命魂器的感应,青鸾笔与朱雀盘是自己从前世带至这片异世大陆的唯二纪念,也算得上陪伴她度过了无数个孤寂日夜的闺蜜了。

    过了两天,秦入画如往常一样前往藏书阁看书学习,没想到散发着书墨之香的阁楼门外突然多了几位陌生的灵士护卫。

    “站住!没有御灵院恩赐的通行令牌,任何人不许随意进入藏书阁!”

    “什么?”秦入画愣住了,一直无人教导的她刚想来此查找一些有关火系修灵的心得,却不料被护卫甲直接拦住了去路,她在这里看了两年的书,怎么从来没有人关注过她的死活,更不必提什么通行令牌了,这不让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无声地注视着藏书阁前的两位护卫,手足无措,一个幼童如此可怜的坚持终于让另一位灵士护卫乙软了心肠。

    “回去吧!藏书阁不是御花园,不是普通人可以随便进出的地方。”护卫乙拉扯着护卫甲的衣袖,终于将他抽出一半的长刀按了回去。

    秦入画依旧没有说话,她只是继续盯着护卫们的眼睛,直逼得两个大人转过背去,“走吧!别逼我们动粗。”

    事情果然不一样了,无法继续,皇宫之中唯一给予她快乐的地方就这样失去了?藏书阁可是她的天堂啊!她不甘心,也不想为难他人,她只得转身向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先收集一点银杏叶总是无害的吧。

    第二天,秦入画再次来到了藏书阁,依旧被另外两位护卫拦住了去路。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除了修炼凤凰涅槃,她天天都来藏书阁探路,终于,她遇上了五天前的护卫乙,用一双好奇又单纯的大眼睛逼着他道出了实情。

    “琴妃在陛下面前告了一状,说藏书阁竟然成了一个贱人的御花园,想逛就逛,想走就走,实在是不遵宫规、大失体统。我们为求自保,不得不阻挠三皇孙。”

    “琴妃?”不认识!秦入画歪着头想了又想,满眼困惑之色。

    “琴妃如今是陛下最宠幸的女人,十八皇子的母妃,你一个无品的皇孙,得罪不起,知道吗?”

    “多谢!”秦入画冲着护卫乙深鞠一躬,能够对一个不到三岁的孩童讲出这么隐晦的道理,一方面是不指望她能听懂,另一方面是指望她能听懂,无论如何,都是一番指点。

    秦入画有点失落地回了家,藏书阁去不了了,从前这个唯一不被人嫌恶的地方从此拒绝了她,对于宫廷争斗,她没有丝毫兴趣,也找不到愿意帮助自己的人,那么就只能远离藏书阁,转而闭门修灵了,只是心中的一些修炼疑惑不知道何时才能破解。

    看了看明媚多云的天色,正午送饭的时间又到了,她眼巴巴地瞅着那张破烂的院门,却始终没有看见哑巴宫女的身影,以前是一天一送,现在是三天一送,甚至四天、五天一送,可是五天已经过去了,一直照顾她的哑巴宫女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她的肚子实在饿得有些难受。

    “唉!还是自己出去觅食吧!”她不愿意当个饿死鬼,只好直接去了御膳房。

    “王管事,请问哑姑姑来过吗?”秦入画走进一间散发着菜香的大厨房,十几个掌勺厨师炒的炒、煮的煮,正忙得不可开交,她不敢惹怒此处当值的王管事,只能旁敲侧击地向他打听哑巴宫女的行踪。

    “死了!”王管事很不耐烦,这会儿正是各宫各院进膳的时间,谁有空来料理一个小儿的闲事。

    “死了?”秦入画明白了,哑巴宫女的处境并不比自己好上多少,令人颇有些兔死狐悲之感,看来以后的一切只能靠自己了,“王管事,那么我能不能顶替哑姑姑,每天领些例份的饭菜回去?”

    “你都能自己去藏书阁了,还不能自己养活自己吗?”王管事到底对于三皇孙的身份有些许忌讳,并没有拐弯抹角,就将实情一并相告,“上面已经吩咐了,以后再没有什么例份的饭菜,想吃东西就得靠自己挣。”

    自己挣?两岁有余的她能干些什么活?秦入画知道,这是有人在故意使绊,她却只能隐忍地接受这样的安排。

    “去去去!一边呆着,别站在这里碍事!”王管事将秦入画一把推到了墙边,因为箫妃宫里的大宫女白桃正急冲冲地向这边走来。

    “王管事!哎哟哟!呸呸呸!”白桃一脚踏进了厨房的大门,却被那浓郁刺鼻的柴烟味熏了回去,她能够亲自前来这种地方实在是因为担心其他的小宫女们把事情办砸。

    “白桃妹妹!”王管事点头哈腰地跟出了大厨房,紧张得直搓手,“您亲自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吩咐?”

    “箫妃娘娘想吃清蒸鲈鱼,要新鲜的,现剖的,调味时一定要滴上昨日东海城进贡的那瓶酱汁,赶紧的,马上就要!”特别的吩咐已经说明白了,白桃不耐地站在门外,一边用手帕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一边在王管事无比坦诚的奉承声中扭身离去。

    “是是是!白桃妹妹放心!您慢走!您慢走!”王管事急得在厨房里自转了一圈,不满足箫妃的要求,天知道他这管事的位置什么时候就变更了,可是现在,他真的没有一个多余的人手,这不是要人命吗?“天啊!所有人都在忙,谁有空剖鱼啊?”

    “王管事,要不让我试试?”秦入画将王管事的焦虑完全看在眼里,剖鱼杀鸡她还是会一点的,说不定能以此换碗饭吃。

    “你?”王管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不到三岁的小孩子会剖鱼?说出去鬼都不信。

    “让我试试吧!如果您满意就赏口饭吃,如果您不满意,损失也只是一条鱼嘛。”秦入画知道,如果自己不将信心传递给王管事,那么王管事也不会对她格外开恩的。

    “这”王管事东张西望了片刻,这里确实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够帮忙的人,他的心思开始微微地动摇了。

    “让我试试吧!”秦入画直接走到了厨房放置水产的角落,从大水盆中一把捧起了一条鲜活肥美的鲈鱼,不给王管事丝毫犹豫的机会。

    “好,好吧!”见到秦入画如此利落的抓鱼身手,王管事的心中升起了赌一把的念头,这阵子宫里的嫔妃们都爱吃鲜鱼,让这个孩子呆在御膳房里剖鱼,也算是给自己帮了一个大忙,至于那些例份的饭菜嘛,御膳房里从来不缺各宫各院退回来的剩食,不吃也只能倒掉。

    摘鳃、去鳞、破肚、剔胆,不到五分钟,秦入画就将手中的鲈鱼洗清剖净,水入蒸锅,火上炉灶,她熟练地将鲈鱼放在一个洁净的叶形盘子里,等候王管事的评判。

    “行了!小茧子,过来配菜蒸鱼!”王管事细细地检查了一会,没想到这个憋屈的三皇孙手底下还真有几分剖鱼的功夫,“以后每到中午时分,你就来这里帮忙剖鱼,等主子们进膳的时间过了,你才可以吃饭。”

    “是!谢谢王管事!”秦入画兴奋地笑了,她终于谋得了一份可以换取伙食的工作,虽然只是剖鱼,但是今后,说不定她也可以杀鸡宰鸭、屠牛戮猪,甚至是料理灵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