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第一注灵师 > 第二十二章 开阳幻境

第二十二章 开阳幻境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道白色光束从天而降,光芒柔和而纯净,它的覆盖范围并不大,仅仅五十平米,却是火纹蛇格外钟爱的宝地,任何人不得随意侵犯,白光照耀着岩石地面,烙印出一道天然的灵阵图案,其中的花纹繁复,难以描述,而它的作用仅仅是打开通往上一层塔楼的甬道。

    秦入画已经看出来了,火纹蛇嗅觉灵敏,攻击速度极快,无论陆玄英如何试探,只要进攻者离开了白光区域,他便仿佛完成了任务一般,重新返回了巢穴,若是执意不走,便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危局。

    二阶中品水系魂符如何击杀高了三个等阶的灵兽?连环?叠加?组合?她无可奈何地否定了一个又一个未知的方案,仅凭一已之力,她杀不了这条火纹蛇。

    “画画,我们需要一次默契精准的配合。”片刻之后,陆玄英也退回了岸边,岛屿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火岩怪的行迹,不至于腹背受敌,他与小表弟耳语了一阵,直听得画画目光闪耀、频频点头,“我们不如这样这样再这样”

    二人很快定下了一个斩蛇攻略,第一步便是悄悄地挪到一块附近最大的一米立岩之后,这里已经非常接近那片白光覆盖的区域,也是一处距离守护灵兽最近的掩体,或许是有了陌生气息的靠近,白光中的火纹蛇抬头张望了片刻,见四下无人,于是继续垂下头颅、合上了双眼。

    此时此刻,他们的心情略显紧张而兴奋,刺杀守护灵兽看似简单却步步惊心,而这样的机会一天之中可能只有一次。

    二阶中品净化符!洗蛇毒,净妖身,境由心生。

    立岩之后,秦入画面对白光盘膝而坐,第二步便是凭心静气地绘制这道水系魂符,丝丝缕缕的魂力顺着血脉没入右臂,继而在指尖幻化成一条条连续的灵纹,魂力不竭,运笔流畅,食指的游动绵长而稳定,而符纸上魂符的图案也渐渐趋于完整。

    四十秒悄然逝去,在刻意缓慢而谨慎的勾勒之后,她终于完成了预想中的布局,火纹蛇依然沐浴着白光,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边正有一道充满危险的水符已近绘成。

    净!

    秦入画冲着表哥轻轻地点了点头,最后一笔一顺到底,二阶中品净化符应时而生,她朝着目标扬手一掷,符面迅速腾起的魂力立刻激怒了困倦的火纹蛇,如同飞蛾扑火一般,一窜就落入了圈套。

    呲呲!呲呲!

    这是它的克星!

    一道道水波仿若洗尽红尘一般,将火纹蛇笼罩其中,一遍又一遍冲刷着他的躯体,这是黑暗生命最惧怕的洗练绝杀,哪怕是高了三个等阶的守护灵兽,也避不开如此纯粹的净化。

    几乎同时,陆玄英的三昧真火已至,一团标正的橙光飞速笼罩了整个蛇头,并将其压制于净化符的领域之中,紧接着,一道寒光直刺其最薄弱的七寸。

    净化符重重叠加,虽然只是二阶中品魂符,却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火纹蛇的步履,而这一点正巧配合了陆玄英的剑击,同为火系,三昧真火胜在本源纯净,只要破开了七寸,火纹蛇便不再是他们的对手。

    二人的连环攻势配合得精准而流畅,仿若早已熟稔一般,这一番连削带砍很快便杀出了效果,火纹蛇为了躲避要害受伤,不得不向外逃窜,但是有了净化符和三昧真火的束缚,他始终逃不出秦入画与陆玄英的包围圈。

    火纹蛇、净化符与三昧真火彼此纠缠,早已拼得你死我活,被火纹蛇缠住的人没有活命的机会,被净化符和三昧真火同时困住的黑暗生命也没有存活的可能,更何况还有一道道随时劈来的剑锋。

    不一会,火纹蛇已是双目失明、毒牙断落,红得发紫的蛇皮寸寸皲裂,就连吐出的毒涎也完全失去了目标,在身体的连续翻滚中抛洒了一地。

    秦入画依旧警惕地半蹲在不远的立岩之后,锋利的箭齿双刃匕随时准备给濒死的火纹蛇补上一记绝杀,她的右手不停地绘制着净化符,画好一道便掷出一道,一道道净化符宛如一个个枷锁将火纹蛇死死套牢,直至其魂力再度耗空。

    “七寸!剑走偏锋!”陆玄英痛快地大声叱喝,那看似斜斜的一剑再度刺中了火纹蛇最柔弱的七寸要害,这一次,剑势如虹,剑尖贯穿了整条蛇身,一缕三昧真火顺势窜入了蛇腹,直接将其钉死在灰化岩上。

    “耶!”秦入画开心地举起了代表胜利的v字手,这一个月以来,他们将后背果断地交给了彼此,二人之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而相互守护的那个承诺更因为生死与共而倍显珍贵。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临死前的百般挣扎没能挽回火纹蛇的生命,他挺了挺柔韧的身姿,而后便如烂泥一般,瘫软了一地。

    终于,净化符碎,火纹蛇卒,满地一片狼籍。

    “画画,这是我们第一次越级猎杀灵兽吧?”陆玄英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许多灵士连第一层摇光幻境都无法突破的原因,一个月的厮杀再加上一个超越等阶的守护灵兽,若不是他与小表弟配合默契,他们可能同样会被淘汰出局。

    “这条三阶中品的火纹蛇名不副实!”此时此刻,秦入画也全身心放松下来,她再度休息了片刻,起手将火纹蛇的血液、蛇胆、毒腺与其他有用的尸身一一分解,明目张胆地收入了朱雀盘空间。

    “呵呵!这条火纹蛇真是死不瞑目啊!”陆玄英看着小表弟毫不隐瞒的作为,不觉莞尔,他知道是人都有秘密,但是坦荡一向是感情的开端。

    除去了摇光幻境最大的阻碍,秦入画细细琢磨着境由心生的深意,待魂力重新充盈,便与陆玄英一起踏入了白光的中心。

    白色光束自烙印于岩土之上的破境灵阵而起,她没有想到光束之中竟然高悬着一张白玉书页,那一片白光中的玉色显得格外温润而纯净,她轻轻跃起,将这件未明用途的东西收入了怀中,而后便仿若乘坐电梯一样,再一睁眼,已是另外一个世界。

    凉风习习,身心舒畅,开阳幻境是一方水的世界,看着朗朗晴空和茫茫大海,刚刚脱离了火焰炽烤的秦入画倍觉清爽,她深深地呼吸着湿润的空气,杀戮过后的疲惫顿时消减了大半。

    “画画,看来我们要以捕渔为生了。”陆玄英剑尖一挑,一条刚刚还在水面上蹦跶的飞鱼便落到了他的脚边。

    “我们居然在船上?”秦入画此时此刻才发现自己的落脚之处是一叶孤舟,独立船头,傲然如凰,耳畔除了海浪声再无其他,她遥望天际,一抹万世苍凉之感慢慢地袭上心头,“海洋,大自然果然是人所敬畏的。”

    “嗯!这艘小船顺水飘流,茫茫大海,我也不知道下一刻会遭遇些什么。”陆玄英脚边的飞鱼又多了几条,他兴致勃勃地燃起了火盆,准备做几条烤鱼尝尝鲜。

    “多放点辣椒粉!”

    秦入画的思绪很快便转回了现实,趁着表哥烹饪的时点,她从怀里取出了那张琢磨不透的白玉书页反复翻看,三十厘米长十五厘米宽,上品白玉材质,平滑而柔韧,没有一个文字说明,也没有任何提示,不像魂符却胜似魂符,它究竟有什么用途?

    火烧?水浸?滴血?拼图?一个个离奇的想法一一掠过了脑海,她最终抱着试一试的直觉,将一股魂力输入了这张白玉书页之中,一瞬间,一层浅浅的柔光铺满了整张书页,奇异的幻像随之涌现,一行行文字图解如同先天灵气一般,顺着那股导引的火系魂力直接灌入了她的灵海。

    横!白玉书页的中央出现了一个骨气丰匀的“一”字。

    秦入海的脑海里突然涌入了大量陌生的信息,她耐心地将所有文字与图解详细了一遍,方才明白这张白玉书页不是什么上品的修灵功法,也不是什么高级的魂灵技,而是一套自上古时期流传而来专为绘制魂符设计的基础教程:永字八法。

    整套白玉书页一共有八张,简单而严谨,它们记录了制符之时运笔的八种手法:横、竖、撇、捺、勾、提、折、点,自己手中的这一张教导的是如何写好“横”字笔划。

    书写上古篆文,讲究落笔之神意,布局之生动,而魂符最重要的核心灵纹便是正中央那几个上古篆字,所有的汉字构造源于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或假借,若想赋予魂符灵性,就必须写好其中的每一个字。

    而一个上古篆字的优劣基本取决于每一道笔划的神韵,如果说核心篆字将生命赋予了每一道魂符,那么白玉书页中记载的运笔手法就是生命之源。

    关于基础之必须,秦入画已然心领神会,横!看着白玉书页上那绝尘而去的风骚一笔,她自信地笑了起来。

    “画画,吃鱼了!”这时,陆玄英从火架上取下了一条鲜嫩焦酥的烤鱼,一边吃一边大呼过瘾。

    “来了!这张白玉书页归我,以后再有更好的归你!”秦入画收起了白玉书页,伸手一够便是两条,不管烤鱼的滋味如何,她已经一个月食不甘味,吃什么都没有意见。

    风浪不大,平静的海面缓缓地将这叶孤舟推向了不知名的远方,若不是海里时常冒出几条飞鱼,他们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处幻境之中。

    “画画,我们只能耐心等待,希望修灵的时候不要等来一场暴风雨。”吃完了烤鱼,陆玄英将火盆火架与火签都收入了黑曜戒指,而后闭目冥想,静心修灵,他从来都是一个天才少年,再天才也同样离不开勤奋与努力。

    “我也要努力啊!”此时,秦入画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目标,俗话说,打好地基才有高楼万丈,她从怀里摸出了白玉书页,就着那一横,开始认真地临摹起来

    孤寂不是人人都可以坦然承受的,也许十日,也许二十日,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仿若那四年的幼齿光阴,曾经度日如年,而今不过一瞬,二人在海上已经不知不觉地漂泊了一月有余。

    他们遭遇过暴风雨,遭遇过海兽突袭,也遭遇过生命极限,却一直看不到一处海岸或者一座岛屿,天空的蓝与海水的蓝仿佛成为了这个世界所有的色彩,那一叶孤舟飘飘摇摇,始终不改航向,他们衣衫褴褛,却精神凝聚,意志坚定,这一切都在似幻非幻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