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无限血核 > 第20节:亦不可低估

第20节:亦不可低估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火焰熊熊燃烧。

    炽热的空气中,一棵巨木缓缓倾倒,砰的一声砸在地上,飞溅的火星引发更多的混乱。

    八脚蜘蛛头领发出尖锐的啸声,简直要刺破人的耳膜。

    这是它的领地,它的家园,现在却被灼烧一空。眼前的一切,让它非常的愤怒。

    和普通的八脚蜘蛛不同,它并不惧怕火焰,同时蛛丝也有质变提升,完全不惧燃烧。

    罪魁祸首就在眼前,它要将所有的愤怒,都倾注到这两人的身上!

    紫蒂已经被蛛网困住,并且她只是黑铁气息,不足为虑。

    唯一可虑的是针金。

    这个少年的气息——八脚蜘蛛头领也有些摸不准。

    八脚蜘蛛头领将全部的杀意,都笼罩在了针金的身上。

    它射向针金的蛛丝越来越多。

    起先只是长矛和少年的双手被蛛丝束缚,很快一层层的蛛丝就缠绕住针金的全身,甚至开始覆盖耳鼻。

    如果这个时候,有一把匕首切断蛛丝,针金就可以摆脱这样的困境。

    但是没有!

    黄藻是有机会将匕首投掷过来的,但是他没有!

    所以,针金陷入了绝境。

    利器是此刻脱困的关键。

    或者当初那柄长剑要是在针金的手中,面对这样的局面,解决起来很轻松。

    即便没有长剑,弯刀也可以。

    总之不是什么战矛。

    针金在蛛网中猛然发力,他还没有放弃!

    他的力量虽然增大,但远远没有达到蛛网承受的极限,无法挣脱开来。

    尝试的结果,让针金感到了些许的绝望。

    如果全力挣脱不开,那基本上就没有希望了。胡乱挣扎,只会让蛛丝越缚越紧,就像是陷入流沙之中,没有价值的尝试,反而会让死亡更快来临。

    针金静止不动,思绪急闪,企图找到脱困良方。

    一层层蛛丝包裹上来,看着似乎认命的少年,八脚蜘蛛头领故意贴近少年的面庞。在狰狞的口器上端,一共有十几只眼球,密密麻麻地堆积在一起。

    蜘蛛眼球都盯着针金,口器微微张合,发出吱吱的声音,好像是蜘蛛头领在对针金蔑笑!

    它要好好地蹂躏这个少年,它要将其刺穿,任凭血液流干,与此同时,它还要向针金的体内注入蜘蛛的毒液,看着毒液侵蚀,看着少年由内而外,一点点开始腐烂,最后它将腐烂成一滩的少年尽数吸食,一点一滴都不存留,都填入它的肚腹之中。

    这就是冒犯它的下场!

    针金没有挣扎,咬着牙关,被迫和蜘蛛头领对视。

    双方面对面,距离之近,只有几步。

    蜘蛛头领抬起最前端的两只触脚,触脚细长的前端尖锐如枪似剑,轻易地就刺透蛛网。

    旋即,针金闷哼一声,他感到两根触脚仿佛匕首一般,正从他的后背企图刺入。

    锁子甲发挥作用,抵御住了这两根触脚。

    这样的阻碍,更加激怒了蜘蛛头领。

    它狠狠一拉蛛丝,针金和它的距离瞬间缩短,眼睛之间几乎只有一掌的宽度。

    吱——!

    蜘蛛头领的口器大张,一阵强烈的酸腐恶臭,喷在针金的脸上。

    同时,大量的绿色粘稠液体,好像涎水一般,从口器中流淌而出。

    针金瞪大双眼,几乎以为蜘蛛头领要一口将他的头脑吞噬!

    但下一刻,蜘蛛头领又微微放松了力量,口器收敛起来,对着针金摇头晃脑。

    针金竟从蜘蛛的脸上看到了戏谑和残暴的笑意。

    他心中一阵冰寒,立即明白:眼前的这头蜘蛛,纯粹是想恐吓他,折磨他,慢慢地炮制他,让他充分地享受痛楚。听他的惨叫和哭嚎,看着他挣扎,一点点一点点地步入死亡!

    锁子甲上的压力越来越大,终于达到极限,锁子甲支撑不住,被蜘蛛尖锐的触脚刺透。

    后者顺利地刺进了针金的皮肉当中。

    少年先是感到一冷,随后痛楚袭来。

    强烈的痛苦之外,还有淋漓尽致的恐惧。

    针金可以明显感觉到这两根触脚的后续路径。它们刺穿最外层的皮肉之后,一根触脚继续深入,速度非常缓慢,开始危及少年的内脏。而另外一根遭遇阻碍,碰到了肋骨。

    蜘蛛头领持续用力,针金的肋骨只是稍稍阻隔了一下,就断裂开来。

    “啊!”痛楚传来,针金忍不住发出低沉的嘶吼,他英俊的面容在瞬间扭曲。

    火焰继续灼烧,火光映照在针金的脸上,此刻的少年狰狞得如同魔鬼。

    蜘蛛头领静静地欣赏着,十几个眼球完美倒映了少年此刻的神情。但是让蜘蛛头领比较失望的是,它并没有发觉针金的任何懦弱和哀求的情绪——只有愤怒和仇恨!

    针金心中的火焰燃烧的比周围的森林大火还要更加旺盛。

    “啊啊啊!”在蜘蛛头领的折磨下,他发出连续的低吼声。

    他的脑袋像是要炸裂开来,一幕全新的记忆陡然浮现而出。

    比武场外围满了人。

    比武场中的对决也步入了尾声。

    “果然不愧是曾经的南方大贵族!”一个少年被逼入角落。

    他身上带着伤,一些伤口深可见骨,极其狼狈。

    正是圣殿骑士青魁。

    而他的对手是一位中年男子,有着两撇细长的胡子,毫发无损。他微微昂首,悠然从容,近乎踱步一般走到青魁的面前。

    针金发现自己就在围观的人群当中,紧张地看着场中两人。

    他的目光主要集中在中年男子的身上。

    因为这个男人便是他的父亲,百针家族的族长!

    而在针金的身边,还拥挤着许多圣殿骑士的同僚,他们都是一些熟面孔。

    “青魁,不行就认输吧!”

    “对手太强大了,你还太年轻,战败并不可耻。”

    “想想你还有一个妹妹啊,青魁,不要倔强。”

    年轻的圣殿骑士们都在呼喊。

    青魁的妹妹也在场外,此刻她满脸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娇躯颤抖,像是狂风暴雨中可怜的小花。

    青魁深呼吸一口气,摇摇晃晃地站直身躯,拼尽全力才提起手中的长剑,再次迎向百针族长。

    “唉!”人群中发出沉重的叹息。

    “这场决斗是青魁主动提出的,要让他这样的家伙主动认输,简直比拉一头巨龙回头还难呐。”

    “这可怎么办?”

    “就算是青魁主动认输,也要看百针族长愿不愿意放过他呢。”

    “是啊,青魁的父亲、祖父都死在了那场战役中,都死在百针家的手里。两个家族有着太深的仇恨了。”

    青魁呐喊,再次发动了无用的冲锋。

    百针族长轻松闪避,手中的刺剑轻轻一搅,就将青魁手中的长剑搅飞。

    锵。

    长剑飞到半空中,旋即落到地上,青锋切入大理石,插在了青魁的身后。

    强弱对比非常明显。

    青魁的妹妹再也忍受不住,她对场中主持这场决斗的骑士老者恳求道:“团长叔叔,求求你看在我们两家多年的情分上,求你出手,救救我哥吧。”

    这位骑士老者正是圣殿骑士五团的团长。

    他冷哼一声,神情不悦:“这是骑士间的神圣对决,公平公正,绝不偏私!”

    他看向青魁的妹妹,目光凌厉:“我早已尝试去拯救你的哥哥,但是他身为我第五团的成员,连我这个团长的话都不听,执意要去挑战百针族长。”

    “哼,他才多大,有多少实力?又有多少实战经验?他连青魁家的招牌斗技青铜武装都没有彻底修炼成功,居然也敢去挑战百针族长。”

    “这是骑士的勇敢和无畏吗?这是被复仇的念头冲昏了头脑,是愚不可及!”

    “所以,你也看到了。百针族长施展出一次斗技千针烈,就将你兄长的青铜武装彻底破坏。”

    “千针烈是百针家族招牌斗技百针风的进阶,是黄金修为才能使用的招数。曾经死在这招下的帝国骑士,没有上千也有数百人。就连我,当年也是倒在了此招之下,被百针家族的刺剑刺穿了心脏!”

    “你的兄长青魁,他没有遵守圣殿骑士的信条,他舍弃了勇敢,违背了忍耐。这是他自寻死路!”

    “作为青魁家的当代族长,他必须为自己的鲁莽承担后果。这是他应该付出的代价——即便这个代价是他的生命。”

    老团长毫不留情的话语,让青魁的妹妹彻底无力,当即瘫坐在了地上,掩面哭泣起来。

    周围愤愤然的年轻骑士们,也因为老团长的训斥而沉默下去。

    只是他们的牙咬得更紧,拳头捏得更用力。

    百针族长深深地看了一眼老团长,再次逼近青魁。他用傲慢的语气道:“青魁族长,你还想什么能力进行抵抗?你还有斗气吗?”

    “那么,下一招我就取你性命。”百针族长将刺剑缓缓举起,剑尖竖直向上,几乎贴着自己的鼻尖。

    “这将是你人生的最后一幕。所以,尽管睁大双眼好好看着吧。”

    “你放心,动用千针烈来杀你,未免太过抬举你了,你比你的父亲、祖父都差远了,百针风最适合给你下葬。”

    “接下这一招,你还侥幸不死,那我饶恕你的小命,又有何妨呢?”

    说完,百针族长手中的刺剑陡然化为一蓬璀璨的剑影。

    青魁啊啊怒吼,他早就等着这一刻。

    身体中仅剩下的斗气被他一股脑儿催迫而出,青光闪烁之间,隐约形成一柄骑士冲锋的长枪。

    轰!

    双方冲撞在了一起,随后相对而过。

    一条胳膊在半空中抛飞,洒下淋漓的鲜血后,跌落在了场外。

    这条胳膊的手中还握着一柄刺剑。

    那是百针族长持剑的手!

    全场震惊。

    一片死寂。

    扑通一声,青魁昏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百针族长则用左手捂住几乎齐肩而断的伤口,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父、父亲!”针金发出惊呼,声线剧烈颤抖。

    老团长这个时候走进场地,站在百针族长和青魁之间,分隔两人。

    他双眉深深皱起,神情极为严肃地盯着断臂的中年贵族:“百针族长,决斗中说的话都是神圣的誓言。你们之间的决斗已经结束了。”

    中年男子瞳孔微缩,死死盯着昏迷不醒的青魁,咬着牙,任凭伤口血流不止,满脸都是惊怒和仇恨。

    好一会儿,他这才缓缓点头,带着浓郁的阴鸷和不甘,踉跄着走下比武台。

    “父亲!”针金飞跑过来,搀扶住百针族长。

    周围轰然响起欢呼声,青魁的妹妹喜极而泣,年轻的圣殿骑士们振臂高呼,许多路人高呼不可思议。

    中年男子环顾一周,将周遭的情景都收入眼中,表情却是已经恢复了平静:“我的儿子,抬起头来看着我。告诉我,我族的家训是什么。”

    “不可高估人,亦不可低估人。”针金勉强抬起头来,语调带着哽咽。

    “很好,记住它,牢牢地记住它!”百针族长咬着牙,狠狠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