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小说网 > 爱情十面埋伏 > 059 突然表白为哪般

059 突然表白为哪般

一秒记住【军婚小说网 www.junhunxiaosh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疑惑间,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林飞。

    我冲着Vincent举了举手机,示意他稍等,他笑眯眯地冲我点了点头,安静地坐了下去。

    “谢蓉,不好意思,我家里突然出了点急事,今天晚上恐怕过不去了,只能拜托你一个人撑场子了!”电话里传来林飞充满歉意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嗅到了一丝丝阴谋的味道。

    两千万大订单的金主,依照林飞以往的行事风格,就算是天上下刀子也挡不住他去见客户,结果现在随便塞给我一个含含糊糊的理由说自己不来了——

    他的心思,我怎能不懂?

    我淡淡一笑,直截了当地说,“林飞,咱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不是不能来,是不想来,可是我已经跟你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跟Vincent不熟,我帮不上你什么。”

    “谢蓉,我不是那个意思……”林飞的语气马上变得讪讪的。

    “你我都是同事,都是正清的员工,所以——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说完,不等林飞说话,我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我面带微笑地朝着Vincent走了过去。

    他穿了一身米色西装,上衣口袋里还别了小方巾,隐隐透出一种英伦绅士般的优雅。

    金色的头发、碧蓝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他高大帅气的外形惹来路人的频频回头。

    “蓉,再次见到你真高兴!”Vincent极为绅士地帮我拉开了椅子。

    我小心翼翼地惦着裙角坐下,“我也是,不过我们都要感谢林飞,是他安排了这次会面,而且还选了这么——幽雅的餐厅!”

    不得不说,林飞的眼光还真是不错,也许下次我可以跟——何榛榛来试试。

    Vincent听出了我语气的里调侃,他耸了耸肩,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可是林说他不能来了,所以这么美好的夜晚恐怕只能我们两个人一起度过了!”

    既来之则安之,我总不能跟Vincent说我是林飞骗来的,思来想去,也只能先应付过去再说了。

    我平时很少吃西餐,偶尔几次也是跟许君延在酒店的西餐厅吃的,所以直接把菜单递给了Vincent让他点.

    他点了红酒和牛排,又贴心地问我喜欢什么甜品,我心不在焉地说都行,让我意外的是,他点的焦糖苹果布丁正合我意。

    优美的钢琴声和热气腾腾的食物让我的情绪渐渐轻松下来,Vincent像是把我当成了老朋友,跟我聊起了他的家乡和他的父母,甚至还告诉我他在大学里曾经参加过冰球比赛。

    “冰球比赛,想不到你会参加那么激烈的运动?”我讶然。

    虽然老外都喜欢运动,可是Vincent给人的感觉温和而又儒雅,不像是那么狂野的人。

    他冲我眨了眨眼睛,看起来像是在抛媚眼,“我的外表欺骗了你,是吗?”

    我想他是在跟我开玩笑,于是大大方方地说,“是的,我觉得你这么光彩夺目的外形更适合去参加模特比赛!”

    话音未落,他大声地笑了起来,“蓉,你可真会说话!”

    “你知道我是在开玩笑!”我冲他笑了笑。

    “所以,你不打算跟我聊聊你们公司的产品!”Vincent突然问我。

    他的眼睛里仍是溢满了笑意,可是他的语气却明显地严肃了几分。

    我突然觉得好笑,以前在TC时,同事们也讨论过关于老外的天真和友善。

    最终大家得出的结论是,天真和友善只是在不涉及利益时的保护色,一旦涉及利益关系,不分种族、不分国家、不分地域,全地球人民都会变得强势而又暴力。

    我放下刀叉,拿起餐巾轻轻擦了擦嘴,“Vincent,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林飞非常希望我跟你谈一谈产品、谈一谈订单,其实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我觉得我更愿意把时间花在听你谈论你的家乡和学校上。”

    “因为生意就是生意,不管我怎么说,我觉得你肯定不会因为一个刚见过两次面的人改变自己的想法;同样,我是正清的员工,我对正清的产品充满了信心,正清不会因为少你一个人的订单而失去什么,优良的品质和富有竞争力的价格只会给正清带来更多的机会。”

    这番话说完,我自己都快感动了!

    如此热爱公司、维护公司的好员工去哪儿找?

    我觉得等许君延回来我应该去找他申请一个“优秀员工”的荣誉称号。

    Vincent沉默地盯了我一会儿,才缓缓地说,“蓉,你跟其他人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我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一个脑袋、一双眼睛、一个鼻子,全世界的人都一样!”

    他轻轻摇头,嘴角噙着一丝温和的笑意,“我还记得我第一眼见到你时的感觉,仿佛有个声音在我心里说,wow,她可真特别!”

    我忍不住低头笑,Vincent又开始实力夸人了,也许我可以跟他学学,找机会夸一夸许君延,让他整天别板着一张脸跟我欠他几百万似的。

    “蓉,我喜欢你,你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

    什么情况?

    聊天就聊天,聊着聊着突然对我表白是几个意思?

    而且,算上今天我才跟你见第三次面,你喜欢我什么啊?

    可是想想Vincent的外国人属性,我也就释然了,也许对他们来说一见钟情soeasy,我喜欢你soeasy,跟我结婚——也一样soeasy吧?

    文化差异,我懂。

    “不愿意。”我直截了当,不留半分余地,“Vincent,我觉得我们根本就不合适,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不喜欢你。”

    “你讨厌我?”他惊讶地瞪大眼睛,眼神里竟然闪过一抹委屈。

    “不,我不讨厌你,你是个非常好的人。”我摇了摇头,继续说,“可是喜欢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是严肃的、认真的,是稳定的恋爱关系的前提,不是见了几次面就可以说‘我喜欢你’的。”

    Vincent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蓉,也许我们可以先试着从约会开始,我知道你们中国人性格含蓄,我们可以慢慢来!”

    我哭笑不得地望着他,“Vincent,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不喜欢你,所以我不能跟你出去约会。”

    “可是为什么不试试呢?蓉,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想跟你建立一段稳定的关系。”他一脸认真的表情,而且他说的是relationship.

    他的确让我意外,可是说来说去,我对他的感觉只有三个字——没感觉!

    对男人没感觉还吊着勾着男人——我和何榛榛以前讨论过,这种缺德事儿不能干。

    最终,我还是斩钉截铁地对Vincent说了“不”。

    他虽然失望,可是最后似乎也对我抱以理解,只是问我还能不能跟我继续作朋友。

    如果连这么普通的请求都拒绝的话,我觉得自己也太不近人情了,于是我点头答应了他。

    离开餐厅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Vincent说送我,我婉言谢绝了。

    可是第二天到了公司,林飞却把我叫到会议室,一本正经地给我鞠了好几个躬。

    我吓得连连后退,我说林大经理我还活着呢,你别搞把气氛搞得这么恐怖。

    “谢蓉,你就是我们组的大救星!Vincent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愿意跟我们继续谈下去。”林飞高兴的直搓手,顿了顿,又说,“只要订单能拿下,年底我会亲自向许总申请把提成分给你一半。”

    有些意外,但想想也不觉得奇怪。

    正清的产品在相关领域里本来就占据绝对的优势,而且在国外市场也赢得了相当高的信誉和大客户。

    Vincent虽然是个外向开朗的人,可并不是个愚蠢的人,而且最关键的是,他是个生意人。

    生意人当然知道什么是最正确的选择。

    “谢蓉,昨晚他没内个你吧?”林飞别别扭扭地说。

    “哪个?”我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语气淡淡地说,“别把人想的那么坏,我和Vincent吃完饭就各回各家了!”

    林飞脸色有些尴尬,嗫嚅着说,“没什么就好,我也是担心!”

    几天下来,我已经彻底认清了他急功近利、利益至上的嘴脸,尤其是利用Vincent对我的好感去帮他们团队争取利益,甚至不惜设下陷阱骗我——

    我懒得再跟他多说,也不想再给他好脸。

    “林飞,正清之所以叫正清,就是因为许老先生想正当、清白的作生意,但愿你还记得。”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会议室。

    “蓉姐,这枚胸针是不是你的?”从洗手间回来,可可拦住我,递给我一枚天鹅造型的胸针。

    “是我的,在哪儿捡到的?”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不会是君雅酒店的员工捡到送过来的吧?

    眼前闪过一些不可描述的限制级画面,我突然觉得面红耳热心跳如鼓。